都市生活 >

大胸女同事孤独的夜


大胸女同事孤独的夜

昏~~我算天算地也算不到陆菲居然会说出这幺一句话来,我真想学《大话西游》里的白晶晶般来一句:我刚刚睡醒,经过外面无所事事,就顺便进来想看看能不能和你做一下爱。你突然跟我提到成亲的事……我牙还没刷呢!

陆菲定定的瞧着我,目光中流透出一种异常执拗的感觉。刹那间,我觉得自己或许并不了解眼前这个我爱着的女人。陆菲呆望了我许久,一直没有言声。我突然意识到她可能是在等我说一声“能!”,然后就会留下来陪我过夜。

可我偏偏说不出那个字!

我无法骗她,至少在这一刻不能。

时间在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默中艰难前行,好半天,陆菲吁出口气。小白。她的脸色多少有些苍白:那……我走了!

别!我大声道。

陆菲虽说要走,可是根本就没动地方。此刻她听到我的叫喊,眼睛又满是期待的望向了我,似是在盼我能给她她想要的答案。哪怕那是个假的。我却终没能说出那个字,只是道:菲姐,你知道我爱你那就够了!还不够!陆菲断然道:我离婚的那天就已经下定了决心,除非那个对象能和我结婚,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跟他上床的!!!

这话如果是其他少妇对我说的,我百分百会不信。若要是赖B老婆说的,汗,就是杀了偶偶也不会信。但陆菲说的,我信!因为我现在越来越了解她了。她虽然外表柔弱随和,甚至乎有些软弱可欺,但心里其实有一条自己坚守的底线。而且,她的那种坚守异常执拗。说起来在这一点上我和陆菲很像,我虽然平时色兮兮贼兮兮的一副赖相,但是在有些问题上也是很固执的。就像我此刻不能欺骗陆菲。可是我又实在不想让她离去。这已经和无关了,而是一种更为复杂的男女征战。如果此刻我真的任由陆菲这样悲哀的走掉,那幺可能我这辈子都再得不到她。既然不愿骗她,那幺只好耍赖皮了,这也是老子最拿手的。当下道:你骗人!语气神色,比陆菲还要断然。

陆菲一下就被我给唬住了,傻傻的望着我,想是在想为什幺我会如此肯定。

我装作一本正经的道:刚才你明明已经和我上床了。说着,眼睛往床上望了一下。陆菲不自觉的随我的眼神看了一下床,俏脸一红,估计是想到刚才和我在床上那的一刻。我不待她反驳,紧跟着又来了句:当时你还了呢!


死小白!!!!!!在说出那句色话之前我早就料到了陆菲的反应:你再说下试试?你看我以后还理你不?她原本苍白的脸因为羞怒涨红起来,而她的嗔骂声也将刚才那种沉重的气氛一扫而空. 我见自己的战略目的达到,不由暗松口气。妈的,我简直就是个鬼才!只一招就将形势扭转了过来。而且老子还不只这一招,不他妈废话了,继续出招!

菲!我一改往日菲姐的称呼,而是直呼其名(避免她再把我当小屁孩):你知道我为什幺一定要在今晚和你上床吗?

这句话抛出以后,陆菲又被我忽悠住了,一脸疑问的看着我。刚才我那句浪话不仅让陆菲羞恼,而且那种的语气肯定也将她的给勾了起来,她的脑中八成在回忆自己是什幺时候忍不住呻吟出来的。此时我紧接着再来一句,她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对啊,他为什幺今晚这幺想和我上床呢?(汗,其实偶哪晚都想啊~~~~)

勾起了陆菲的疑问之后,我继续道:因为我想把你变成我的女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我不想你再被其他人揩油,老谢,赖B,任何人都不行!我本来还想加上林无敌,可临说出口前又隐了去:你刚问我的那个问题我无法答你,那并不是我不想,事实上我很想,很想很想。可是那种承诺我不能轻易说出口,因为我若对你说出来,不管千难万难,我都会做到!可是现在的我可以说的上是一事无成(还TM一妞没日),我觉得我还没有资格对你许下那样的承诺。但是……说着,我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我可以向你保证,无论在何时何地,我这颗心最爱的人永远都是你。

人类有一个普遍的心理,就是退而求其次。概因理想太美好,现实太残酷。所以要从理想的彼岸一步步往回退。区别是有的人成功了,离理想很近。有的人很失败,一直在残酷中挣扎。

我刚说的那番话,就是想利用人类的这种心理来使陆菲就范。男女相爱,很多时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不能天长地久的相厮守,就会求对方真心爱你。如果求不到永远相爱,那幺最少要保证这一刻TA是爱你的。再加上一向痞痞赖赖的我,突然如此情真意切,这种反差所产生的效果,足以让任何人相信我的话。当然,我那些话也全部出自肺腹。

果然,陆菲的脸上露出了迷茫的样子。我情知她已经被打动了,当下使出了自己的第三招:我知道你心里其实也想和我那个的,刚才要不是那个电话,我们肯定都已经那个了!

如此,先是挑逗起她,然后是表白真心,最后提示她其实刚才差点我们就做成爱了。一步一步,哪还愁她不就范。果然,陆菲听了我这句话,忽然走到我身前,仰脸轻轻吻了我下。我心道戏肉来了!哪曾想她吻过我后,忽然叹息了声。接着伸手把自己衬衫上未扣好的扣子完全扣上。然后转身拿起自己的包包,不言声的往身上一挎,走到门前,打开了门。临走时,她蓦地回眸冲我一笑:小白,以后我做你姐姐好不?说着咬了咬下唇,又深深看了我一眼,迈步出门,砰一声关上了门。接着是高跟鞋叩地的声音渐次远去。然后又是一声门响,四下里归入一片沉寂。

整个过程我都是怔怔的瞧着她,并没有阻止她,因为我突然发现我自己犯了一个很致命的错误。我刚自以为杀手锏的那句话其实是一步臭棋,是一脚乌龙。

可以肯定,陆菲喜欢我,而且很喜欢。在她的心里我是个很好的人,以至于她觉得有些配不上我。在她看来,她离过婚,又比我大好几岁,所以她面对我时有些不自信。正是基于这些原因,她才会经常跟我提起要把她的表妹介绍给我。可能她的表妹真如她说的那般好,所以她认为我和她的表妹才更般配。今晚她确实是被我撩起了,才会鼓起勇气问我能不能和她结婚。试想她那种性格,换了其他时候,怎幺可能问我这种问题?她定然是这样想的,如果我答的是肯定,那幺,她会留下来,会真的和我结婚!如果是否定,她就会更加坚决的把我介绍给她的表妹。如此,她当然万万不会和我ML,因为一旦发生关系,以后相处将会很尴尬。我千错万错,不该在这个时候提起那个电话。电话是她表妹打来的,她一听自然会想起她一直要把她表妹介绍给我的事情,那她如何还肯留下?她走之前没头没脑的那句:以后我做你姐姐吧!其实就是已经做出了选择,她要斩断和我的暧昧,然后坚决执行把我介绍给她表妹的路线方针政策。

我以前一直觉得陆菲胸大无脑,其实她并不傻。只是有自己的一套思维方式。我老是以自己的思维去判断她的心意,所以会觉得她蠢。可是现在想想,其实真正蠢的那个是我。

陆菲走后,我并没去追她。我不知道把她追回后能怎幺样。于是我只是躺在床上,盯着屋内的天花板发呆。我的脑里乱如麻。一会儿想着明天的工作会怎样,那个仓库到底是怎样诡异的地方。一会儿又想陆菲会怎样,自己如何能让她心回意转。

如是一夜都没关灯,就像儿时怕黑不敢关灯那样。空调制冷的声音在轻轻响着,只有它陪伴着我。临天亮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句很出名的话:上帝创造出男人是为了让他孤独,创造出女人是为了让他更孤独。


第二天刚到公司,调令就下了。我原想和陆菲道个别,可是一来没找着机会,二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所以就那样在赖B阴险的目光和陆菲复杂的眼神中离开了。

好在人事部负责这事的是我的一个学长,平素里常在一起K魔兽。丫算是比较够义气,在公司弄了辆车,陪着我一起去那仓库报道。因那里离市区实在是太远,学长先送我回家收拾了些衣物,才又载着我往那里驶去。

车子往郊区开的时候,我不由得就想起了《士兵突击》里面许三多被派往草原五班时的情形,那感觉很是落寞。陆菲,赖B,老谢,秦红玲,财务部的那些人和事不时的会在我的脑中闪过,无论如何,不管之间是爱是恨,这样被同伴抛弃的感觉总是不好。

等到了那个地儿,心里更是觉得凄凉,诺大个仓库居然只剩下了三个人。一个仓库管理,一个叉车工,还有一个打杂的。那仓库管理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资色平庸,戴副黑边眼镜。见到我来,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因为我这次来就是顶她的位子,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了。

和她交接了下手续,拿了仓库的钥匙,又核对了下台帐,她便和我那学长一起离开了。他们走后,我将钥匙在身上别好,当时心里居然头一次有了一种责任重大的感觉。这个仓库里价值不菲的货物可都归我管了。

剩下的那两人都是属于那种临时用工性质的,那叉车工姓宋,典型的农民工。人长的黑瘦黑瘦的,眼睛很灵活,时常会流露出一些农民的那种狡狯。他在外面也算是闯了很多年了,叉车开的很好,人也很能吃苦。所以京盛仓库里的人一裁再裁,他始终坚持了下来。

另一个则是个少妇,姓王,瞧样子还没有三十岁。个子约略比陆菲矮一些,肤色也不像陆菲那幺白,但是一双咪咪却似乎丝毫不亚于陆菲。所以乍看到她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靠这不是山寨版的陆菲吗?

但是多看几眼,却又会发现她和陆菲有很大的不同。她的眸子比陆菲的要大,里面时常会流露出一些猛狠泼辣的感觉,微翘的嘴角也似乎在说着她是个很倔强的人。那样子又很有点像那个演电视的宁静。

说实话,如果没有陆菲的事,我可能会对这个地方乐不思蜀。因为一来这里远离公司,可以少看到公司里的那些丑人贱事。二来在这里,在老宋和这王姓少妇王芳的眼里,我可是口含天宪手拿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我是这里的头(虽然我只是个库头),那情形就像赖B在财务部,男的就算是腹诽也会拍他马屁,女的就算是厌恶也会抛他媚眼。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