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完本 >

寡妇的意外

  天亮了,小雨还是淅沥沥地下着,看来是一宿没停。李梅朦朦胧胧睁开双眼,身边的丈夫已没了踪影:「这么早就去镇里了,也没吃个饭……」李梅心里想着。身上的小背心不知什么时候被撩了上来,怀中儿子乐乐含着自己的大奶头还在睡觉。「臭小子,啥时能长大!」李梅心里挺美。
阴沉沉的天气让人憋得慌,直到下午雨才渐渐停了。李梅正没事,听得屋外姜月英来找自己:「李梅,咱俩去稻田遛点蛤蟆呗,下完雨肯定蹦出来不少。」
月英家在马田家的稻田旁有两个小蛤蟆塘,有一些蛤蟆也放在田里饲养,两家关系好,互相帮忙。
两人穿了靴子批了雨衣,来到山脚下那片稻田,绿油油一大片,旁边是一条小水沟,两旁还长着成排的柳树,被雨水洗过令人神清气爽。月英顺着田埂往里遛,李梅拎着袋子在身后跟着,边走边聊。水里真有蛤蟆!有些蹦了出来,月英一会儿就抓了好几只。
「小宝的雀雀好点没?」李梅问月英。
「嗯,肿消了点了,再有几天就好啦,昨天肿的发紫,吓死我了!」
「那就好,我还寻思严重了得去医院,可别留下毛病。宝还小,以后还得娶媳妇呢。」
「是啊,一想到将来他会娶婆娘,跟妈就不亲了,心里还有点不得劲。」月英露出惆怅的神情。
「你还真是瞎操心,孩儿哪有跟娘不亲的,乐乐现在还吃我咂儿呢,要不不睡觉!」
「啊,乐乐也五岁了吧,还吃啊,你这个样哪还有奶,呵呵!」
「这有什么,好几回和我家马田办事都被臭小子看见了,我们也没回避,那小不点懂什么,过段时间就忘了,等过几年长大了都不稀碰咱!」
月英瞪着眼睛看着李梅:「你们两口子……真能玩啊……」
说话间月英已经抓了近半袋子,「行了李梅,抓够了,咱们从小河沟后绕回去。」俩人跨过河沟沿着柳树往回走。转过一个弯,李梅远远瞧见不远处小木桥下有人,仔细一看,竟是一个半大小伙子光着屁股洗澡呢!李梅紧忙拉着月英俯下身悄声说道:「快看!」
月英一瞧,羞得脸通红,马上认出那是陈寡妇家的儿子大牛。大牛本来长得很好,可小时候有一次脑膜发炎,烧的有点傻,但身子骨贼结实,十八岁已是膀大腰圆。
陈寡妇家在山下,离这片稻田不远,家里有一片地,本来大牛是来摘菜,结果顺着小河沟跑这来洗澡了。李梅悄声说:「那不是大牛吗,真是脑子不好使,这天气还来洗澡!」李梅仔细瞧了瞧,大牛高高的个子,结实的肌肉,黝黑的皮肤,胯下竟还长着一根驴屌一样的大鸡巴,一晃一晃的,晃得李梅有些头晕。
「哎呦,好大呀!莲姐你快瞧,大牛那玩意咋那么大呢!这还是蔫的,要是硬起来捅进肚子里,还不给捅死了啊!」李梅惊讶地对月英说。
「呸!小妮子不要脸!啥话都说!」月英也瞧见了,羞得不行,「咱快走,别被他发现,多丢人!」说着要拽李梅。
「怕啥,人家都不怕露,你还怕看,又不是大闺女!再说他一个半大小子,脑子又不好使,怕个啥!」李梅生性好玩,兴奋的说:「我偏要去逗逗他!」
说着李梅走近大牛,高声喊道:「哎呦!谁家的小伙在这洗澡啊,也不怕人瞧见,羞不羞啊!」
「谁?」大牛猛回头,看见是李梅婶子,忙捂住下身:「李梅婶,我……」
「刚下完雨,咋跑这洗澡?脱得光溜溜,不怕着凉?冻着你下面的宝贝!」
「我……我不怕,我身子壮着呢,冻不着!」大牛说着骄傲的举起胳膊,露出了下面的大阳具。
「呀!还说冻不着呢,看你自己的小宝贝,蔫不拉几都变小了,咋不是冻坏了呢?」
大牛又急忙捂住下体:「我的才不小呢,我……我还见过更小的呢!」
李梅一听来了兴趣,刚想问,月英从后面拉过她:「行了,别不要脸了,赶紧走吧,大牛你也赶紧回家啊!」拉着李梅就往回走。
「我得去摘菜呢!」大牛扯过衣服一溜烟跑了。
李梅跟着月英往回走,心里开始琢磨:「大牛说他见过更小的,可是他娘陈玉是个寡妇啊,打小大牛就没爸呀,他见过谁的呢?难道是谁家的小子?可乐乐小宝他们都还小,跟他玩不一块去啊?不是陈寡妇偷人给他瞧见了吧!」想到这李梅觉得小屄一紧,对月英说:「你先回,我去小卖部买点酒,晚上那口子回来给他解解馋。」
别了姜月英,尤李梅并没有去买酒,而是径直朝大牛家的田地走去。刚到田头正看见大牛捧着一篮茄子从地里走来,李梅赶忙凑上去:「呦,大牛,穿上衣裳啦,这是要回家啊?婶帮你拿。」
「喔,不用了,我能拿动!」大牛说着就要跑,李梅急忙想拦住,哪里拦的住。李梅看见脚下有一个小土堆,便顺势往土堆上一倒,叫道:「呀,崴脚了,大牛快扶下婶子!」
大牛赶忙放下篮子过来搀扶,李梅装作很疼,让大牛给她揉脚。
「大牛啊,你说你见过比你宝贝更小的,婶不信。你个半大小子还没长大,谁能比你小呢?」
「是真的,我……我见过的,我……我不能说。」
「告诉婶子也不行吗?婶保证不跟别人说!」
「……不行!」
李梅见大牛不说,想起了他那条又粗又长的大屌,眼珠一转说到:「那婶子给你个好玩的,保证你没玩过,你就告诉婶子好吗?」
「是什么好玩的呢?」
「这样,你把婶子背到那边的柳树后面,婶子再告诉你。」
大牛转身背起李梅朝那排柳树后面走去,李梅趴在大牛后背,故意用胸前的两坨肉在大牛身上磨蹭,几下就把自己的奶头磨得硬了起来,想着大牛胯下的那根大肉条,屄缝里忍不住往外流水。大牛感到身上挤着两块软乎乎的肉,转头问李梅:「婶子身上这是啥,咋这么软乎呢,真好受。」
「好受吗,你见过女人身上的这两坨肉吗?」
「我……我见过……那是女人的两个大咂儿……」
李梅很意外,这孩子难道已经睡过女人了?她问大牛见过谁的,大牛不说。
「该不是……你见过你娘的大咂儿吧?」李梅试着问。大牛一听很着急:「你是咋知道的?我……不是,我没见过……」李梅心里笑道果然如此。
来到树后,大牛放下李梅:「是什么好玩的?」李梅看看地头周围没有人,坐在草地上拉过大牛,笑眯眯的说:「大牛想不想看看婶子的那两坨肉?婶子给你看,然后你告诉婶子你的秘密,好不?」
大牛想了一想,还是摇了摇头。李梅说:「没关系,看完婶子有更好玩的,那时你再告诉婶子。」说着撩起了上衣,露出两坨雪白的奶肉,粉红的大奶头挺立着,十分诱人。大牛瞪大了眼睛,觉得一股热血猛地冲到头顶,顿时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的一对大奶子完全着了迷。
「好看不?」
「……好……好看……真好看……是……粉色的……我娘……是黑的……」
李梅笑笑:「想摸摸不?来,摸摸,婶子让你摸。」说着拉起大牛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大牛像触电了一样,双手不自觉地轻轻揉捏,感受着李梅的柔软,舒服死了。手上不自觉加大了力度,像揉着两个白馒头,手指捏了几下两个粉色大奶头,像葡萄粒,可爱极了。大牛开始大力的抓着李梅的奶子,感觉裤裆里的宝贝慢慢膨胀,有点难受,有点奇怪。
「轻点,抓疼了!」李梅开始呼吸急促,奶头上传来阵阵酥麻。她顺手往下褪了褪大牛的裤子,掏出那根大肉棒:「大牛,婶子来教你个好玩的!」说着俯下身把脸凑在大牛那稍微有点发硬的鸡巴前,真是好大一根大鸡巴!软蔫蔫的已经跟马田的相当了!李梅打心底里稀罕,小手轻轻把包皮往后撸了撸,露出通红的大龟头,真是鸡蛋大小!李梅忍不住张开小嘴含住了大龟头。
大牛顿时感到无比舒服,鸡巴开始膨胀变硬:「啊……婶子,好舒服……」
「一会婶子让你更舒服!」李梅大口含住鸡巴开始吞吐。感受着大家伙在自己嘴里迅速变硬,李梅开始兴奋,不禁卖力的啯弄起来。
鸡巴完全硬了!李梅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大龟头塞满了自己的嘴,顶到喉咙外面还露着大半截。李梅是真稀罕这个宝贝!用嘴唇紧紧啯住大牛的硬南傍国快速前后吞吐,舌头不停地围着龟头打转,发出「嗯……嗯……」的声音。大牛受了刺激,本能的抱住李梅前后抽插,想要把整个鸡巴全塞进去。
怎么能全塞进去呢!塞进一半就顶的李梅开始干呕,李梅强忍着让这个初次享受的男孩尽情发泄,感受着大鸡巴在自己嘴里进进出出,双手抚弄着大牛胯下耷拉着的两个大卵子籽儿。
「嗯……太舒服了……啊啊……想尿尿……婶子我想尿尿……」到底还是个孩子,只啯了几分钟,大牛就感到肚里一股热劲顺着鸡巴往外顶,越来越酥麻,就想尿尿!李梅紧紧抱住大牛,加大力度啯弄着。「不行了,尿了,啊……」大牛狠狠的往里一顶,大股大股的精水在李梅嘴里爆发出来,鸡巴一跳一跳,足足射了一分钟!
李梅就感觉一股股滚烫的液体喷进自己的嘴里,瞬间装满了整个口腔,好像要从鼻子里喷出来,喉咙忍不住咽了几口,嘴里才轻松些。李梅吐出渐渐变软的鸡巴,由下到上仔细的舔着,把整个阴茎舔的干干净净。
大牛腿软的坐了下来:「婶子,太舒服了……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没憋住尿在了婶子的嘴里,对不起……」
「傻大牛,那不是尿,婶子很喜欢。咋样,婶子教你的好玩吧,现在告诉婶子你的小秘密吧!」
「嗯……我……我见过……见过……见过三叔的,没我大……」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