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完本 >

志玲的美丽意外

  快让开!快让开!」走廊外传来尖锐的叫嚷,还夹杂着密集的脚步声。虽然只是刚刚閤上
眼,我还是下意识的惊醒过来。

卧在对面床的积奇也爬了起来,和我一样揉着惺忪睡眼,三步并作两步的披上白长袍赶快跑出去。

他和我一样,都是这所医院的见习医生。

「又有大件事了吧……?上次公共汽车意外七死二十伤也好像没这么吵啊!」我整理着蓬松的头发,
别好了医生袍上的名牌。

积奇嘀咕着抱着怨说:「怎么总是在和你编在一班时出事的?还要在休闲时间!难不成你真的是我
的大克星……」我好没气的白了他一眼。也难怪他心情差的,午饭时他又被脑内科那美女护士拒绝了!
……算来已经是他这个星期第十七次泡女失败了。

「怎么了……?」我们跑到急症室大堂,看到的竟然不是一大群伤者,而是……闪得让人眼也花了
的镁光灯!宽敞的大堂竟然全都挤满了人!大部分是记者,还有一大串串成了人链的警卫。而且不但主
任医生,竟然连院长也跑了出来!

……不会是总统又让人暗杀了吧?

「喂!你们两个也跑出来凑热闹吗?」一阵香风插进了我和积加中间,原来是负责接待处的小护士
珍妮。不等我回答,她已经亲热的挽着了我的手臂。

我们这些年青的男医生,在医院里是最吃香的。要不是积奇这小子的长相实在太逊了点的话,他至
少应该泡到一、二十个美女了。

「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我好奇的问道。

珍妮这时正用我的膊头借力,踮高着脚,越过那班如临大敌的警卫看过去。

「是她啊!林志伶啊!她受伤了……。」

「甚么!」听到这名字,我登时呆了!就像被雷电轰中了一样。

「妳说谁受伤了?」积加这小子比我还夸张,已经「乘机」抓着珍妮的小手在追问着了:「林志伶?
真的是她?」

「哎呀!你抓得人家好痛啊!」珍妮嘟长了小嘴,很不服气的说:「还不是那个已经三十岁了,还
整天装模作样扮小女孩的女人吗?听说好疗拍广告时堕马,还被马蹄在胸脯上踩了一脚……」说着还甩
开了积奇的手。

「胸脯……!」积奇的眼在发光。

「喂!你们两个……,」说话的是院长,他和主任医生正满头大汗的应付着那些无孔不入的采访咪
:「……快过来帮手先把病人推进去。」

我和积奇马上抢了过去,在狂闪的镁光灯中,把那躺在推床上,全身上下包得密密,连头也盖着了
的「伤者」推了进去。

「阿光,」我们一转出了急症室大堂,积奇已忍不住问道:「我们要把她推到那里?」

「当然是手术室了!」我看着那伤者隆起的胸部上那渗出来的血迹:「先要检查清楚伤势有多重,
和内脏有没有受伤?」

「妳是……?」我转头看了看那跌跌碰碰地跟上来的女孩。

她喘着气答道:「我是林小姐的褓姆,她的胸口被马儿踩到了,流了许多血……。」

说着我们已经跑到了手术室,那女褓姆想跟进来,但当然被负责的护士挡架在外面了。

「林小姐,」我们开始拉开伤者身上的被单:「妳先放松些,我们是医生,现在要替妳检查……。」

掀开了被单,首先入目的是那张熟悉的脸、那张几乎每天都在电视上见到一两遍的美丽面庞;不过
这一次却是异常的苍白,连半点血色也没有。

她还有知觉,但已经痛得紧咬着牙关;修长的柳眉也紧紧的皱了起来,嘴角上还沾满了点点血丝。
「不用说话……,」我伸手点在那微张的樱唇上示意着说:「妳的肺部似乎受了伤。」

被单继续往下掀起……,她今天穿的是一袭粉红色的小背心,但已经完全被血迹糊满了,看不到伤
口。

「剪刀!」我叫道,积奇这才如梦初醒的跑过去替我拿工具。

我小心翼翼的剪开了那绷紧了的小背心,冰冷的剪刀像破冰船剖开冰面,露出了眩目的雪肤。林美
人一直颤抖着,断断续续的咽着气。

「哎……!」美女痛哼着,背心被乾了血块黏在皮肤上。我慢慢的把碎布从美女的胸脯上撕开,暴
露出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看到的……。

积奇已经预备好水和纱布,我们开始慢慢的抹走黏在伤口附近的血迹。

那感觉真是他妈的古怪!虽然作为医生,女人的乳房可算司空见惯的了,但我们还是有点手震。林
美人的胸脯实在太美丽了,很柔软、很嫩滑,也很挺。从触手的感觉,我可以肯定林美人的胸脯是真才
实科的啊!

随着血污慢慢的抹去,那双晶莹剔透的美乳渐渐的呈现在我们眼前;伤口的形状也可以清楚地看到
了。伤口不大,只有大约两、三,呈半圆形的在右边乳房的下边,已经没再出血了。

我轻轻的按下去,林美人马上痛得娇躯剧震起来。

「肋骨断了?」积奇问道。

「嗯!三条……,不!四条!」我继续摸索着,手掌肆意的在美丽的胸脯上浏览着:「还有两条裂
了。肺部似乎受了点伤,但应该不很严重。积奇,通知X光室准备,我们要确定内脏的情况。」

在积奇跑去用内线电话通知X光室预备时,我继续我的检查工作。双手轻轻的挤弄着那两团完美无
瑕的「脂肪块」。林美人一直紧闭着美目,她还清醒,没有昏迷。眼球在薄薄的眼皮下急促的挪动着,
这样光赤着上身任由一个陌生的男人肆无忌惮的抚弄着自己的乳房,羞也羞死了!

我暗笑着发现到美女苍白的脸上,竟然浮起了一缕的嫣红;同时在那双挺拔山峰上的两颗蓓蕾,也
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胀大起来了。……应该会很美味的吧!

「可以过去了。」积奇的说话打破了我的遐想。

这时主任医生和院长也到了。我马上简要的报告了检查的结果,但那两个老家伙的眼睛却只顾瞧着
林美人那双毫无遮掩的美乳,几乎连口水也滴下来了,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半个字。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竟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有没有作妇科检查?」

……!不是胸部受伤吗?为甚么要做妇科检查?

第二章我的表情一定很错愕了,主任医生瞪了的一眼,老脸一红,乾咳了几声后,然后才尴尬的避
开了我的眼光,支支吾吾地说:「说你们没经验就是没经验,为了证实伤者身体的其他部位有没有受伤,
必须要作全身的检查嘛!」我还是瞪大了眼的没反应过来,可是院长先生和积奇那小子却已经猛在点头
了。

主任医生轻轻的推了我一下:「还在发甚么呆?你不来的话,我找另外一个人帮手好了。」

「我来!」,「我来……!」我抬头一望,才发觉几乎医院里所有的男医生都已经跑到手术室来了。
十多人挤在小小的手术床周围,目光的焦点当然都是床上的林美人那毫无遮掩的胸脯了。

「我来!」当众人还在起哄着谁来动手要替伤者检查时,一把苍老而雄浑的声音把所有的争议都压
下去了。

……是院长!他下个月便要退休了。

只见他涨红了脸,伸手松开了领带的颈结,还卷起了衣袖,又深呼吸了两下,才施施然的排开众人,
走到手术床的床尾处。

「林小姐,」院长先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才礼貌的小声说:「为了确定妳的伤势,我们必须要
替妳作彻底的全身检查……。」他「骨」的吞了口口水:「妳放心,我们这里的都是最专业的医生,妳
一定会没事的……。」

躺在床上的林美人虽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张开眼,但显然也感觉到盯在胴体上的那几十道目光的沉重
压力了。她混身上下都在颤抖,一双美目合得死死的,小手无力的抓着身上纤薄的被单,美丽的胸脯急
速的起伏着……。

看着那双急促地上下抛动的肉球,我倒担心她会再把伤口扯裂啊……。

论气力,受了伤的美女当然不会是老色狼的对手了;薄薄的被单像舞台上的布幔似的,被慢慢的拉
开了,露出了黑色的贴身马裤。院长双手发着抖的慢慢按上纤细的腰肢上,又在美女半裸的胴体上掀起
了另一场波动。

满是皱纹的手太抖了,好辛苦才解开了裤头上的钮扣。他抓着松开了的马裤一一的往下拉,美女下
意识的绷紧了丰臀,阻止着裤子被褪下。

院长没有打算和美女再一次角力。他才伸出手,已经马上有人递上了剪刀。黑色的马裤很快便变成
了前后分离的两块碎布,现在林美人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细小的白色蕾丝内裤了。

看来林美人受伤时,一定是痛到失禁了。因为白色的蕾丝已经染成了淡黄色,而且还是湿湿的,空
气中也泛起一阵尿骚味。湿润了的蕾丝变得几乎完全透明的,根本便隐藏不了下面那丛浓密乌亮的柔丝
和那两扇嫩红的花唇。

偌大的手术室里完全死寂的,没有任何的声音。当然,不包括那十多股愈来愈沉重的呼吸声……。

院长这次再没有犹疑了,锋利的剪刀乾净俐落的把美女身上最后的障碍物都清除了。成千上万男人
的空战目标,期人迷的梦中女神林芷伶,终于像个初生婴儿一样,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展现在我们的眼
前。

连老得快要进棺材了的老院长胯间也高高的隆了起来,更遑论我们这班性慾旺盛、血气方刚的小伙
子了。这时如果有人闯进手术室来,看到我们十多个医生全都弓身向后,挺着屁股来掩饰腿间的丑态的
话,一定会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院长凝重的抬起头来,环视了我们每一个人一眼,然后才毅然的伸出双手,分开了林美人紧合的腿
丫。美女尝试着反抗,但一牵动到胸部的创口,便痛得她眼泪直冒的,根本便无力和老医生抗衡。

晶莹如玉的美腿终于也被强行分开,饱满的花阜上一直紧紧合上的裂缝也微微的张开了,暴露出鲜
艳嫩红的肉芽。手术灯的强光让最细微的摺纹都无所遁形的展示了出来。在我们屏息静气的期盼中,一
滴、两滴……泛着淫光的晶莹露水,在微微颤动的溪谷内慢慢的渗出,还愈来愈多的,形成了一道水线,
慢慢的滴落在神圣洁白的手术床上。

院长喘着气的抚在泛红的肉唇上,完全忘记了要先穿上手套。手指沿着湿润的痕迹,缓缓的陷进闭
合的陜谷当中,溅出了更多的泉水。

一阵无言的喘息从林美人紧合的樱唇间偷偷的洩漏了出来,夹杂在我们粗重的呼吸声中。结实的大
腿绷的紧紧的,刚才还半躲在溪谷顶端的小小肉球,已经脱颍而出的傲然挺立着,像浮标似的指示着情
慾的路径。

手指慢慢的分开了肥厚的花瓣,露出粉嫩嫣红的泉眼。两眼血红的老院长深吸了口气,手指继续用
力,残酷的冲开了细小的洞口,侵进美女的身体之内。

「啊……!」老人长长的透了口气,连围观的我们彷彿也感受到手指被肉洞猛烈地吸进去的快感。
院长早已忍不住了,又添上了另一根手指,把一直顽抗着的肉壁撑开了,释放出被困的炽热溶岩。他把
手指分得很开,藉着手术灯的强光,我们几乎可以直接的看到秘洞尽头子宫颈的开口。秘洞肉壁上的皱
摺很多很密,而且看来抽搐的力量也不弱啊。

当然了,我们看不到代表贞洁的肉膜……,不会有傻瓜还奢望林美人会是处女罢?

分开的手指支持不了多久,便被秘洞强大的收缩力逼得再度合拢起来了。老院长开始了缓慢的抽插,
又屈曲着指节,毫无遗漏的探索着小洞内每一个肉摺。林美人低沉的呼气声慢慢演变成急促的喘叫,苍
白的胴体在在老人猖獗的指奸下无奈的蠕动着。

淫秽的肉体检查终于在林美人一次猛烈的震撼,和老院长长的喘叫声中结束了。美女腿丫中间的床
单上,湿了好大的一片。围观的男人们也有好几个把裤子弄湿了;包括了亲自操刀的老院长。

空气中瀰漫着浓烈的栗花气味。

「林小姐,检查完了。」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