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轮奸 >

被侮辱践踏的妈妈

  
今天下午,吃过饭以后已经很晚了,妈妈摸着爸爸的照片发呆,最近的消息这么少,妈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新的头绪。电话响了,妈妈回过神来,是李伟然,「喂。」
「绮雯姐,我有东西给你。」

「哪里。」

「我在你们家附近的公园门前。」

妈妈到我门前偷偷看了一眼,看到我在睡觉,便穿了衣服出去了。李伟然拿了一只录音笔,说是组织信息。妈妈打开听了听,都没什么大用,却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而且让她厌恶的声音,那是老油条!妈妈又仔细的听了几遍,老油条油腻腻的嗓音说着「被给我带来麻烦。」看来老油条确实是和这个组织有关系,之前总是不确定,虽然是意料之中了,但还是难以相信,妈妈还报着他不是其中之一的希望,毕竟老油条是个警察,做出和犯罪集团合作的事可不是个小事情。
「绮雯姐……我……我做的还行吗?」李伟然眼巴巴的看着妈妈,贴了过来,像只期待奖励的小狗。趁着妈妈在想事情没注意他,他一把上去抱住妈妈。妈妈反应的及时,看到李伟然小小的个子冲着自己扑过来,本能的一把推开,却因为太使劲推到了马路上。

一辆车疾速过来,妈妈眼疾手快把他拉了回来,李伟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就和妈妈一起倒在了地上。李伟然重重的压在妈妈身上,让妈妈半天喘不过气来。

他的头贴着妈妈的胸。妈妈的身上散发淡淡的香,鼻尖触碰到酥胸的柔软诱惑着人去靠近,早就蠢蠢欲动的线人更加无法离开现在压在身下的妈妈,趁着机会动气手脚来。李伟然的鼻尖在妈妈文胸没包裹完的白皙嫩滑的肉上似有似无的触碰着。呼吸的湿热让妈妈痒痒的。

「起来,李伟然。」妈妈用手推开他,他却死死的压着妈妈不肯起来。
「绮雯姐……」他的头凑到了妈妈的脖子边,「我好想你。绮雯姐。」
妈妈越是用力推他,他越是压的紧。妈妈出去的时候为了方便直接套了运动短裤,修长的腿在夜色里也一览无遗。线人春心荡漾,无法自拔,妈妈越是反抗,他越是兴奋。

李伟然紧紧地压在妈妈身上,整颗头埋到了妈妈的胸前,嘴唇和鼻子正对着妈妈的乳沟,他伸出了舌头挤进了妈妈深深的乳沟里,在露出的那一点乳房肉上滑来滑去,被口水沾湿的地方在风中凉凉的,舌头却是温热的,这种痒痒的感觉变得格外清晰。妈妈忍不住弯曲起自己的大腿,却被李伟然抓住了机会顺着短裤的裤腿就摸到了臀部。李伟然的手没有急着去到阴部,而是肆意的揉捏着妈妈的屁股,又滑倒大腿根部摸着内侧敏感的嫩肉。

妈妈忍不住的扭动,他掀起了妈妈的衣服,将乳头含进了口中。本来在挣扎的妈妈,似乎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舒适感在全身蔓延。李伟然看到妈妈稍微安静了以后,加快了舌头的动作,舌尖在妈妈的乳头上飞快的扫动着。舒适感开始变得刺激,妈妈的下体像是在呼吸一样,忍不住的想去加紧腿。李伟然却自己的腿分开了妈妈的腿,不让她合起来,这更让妈妈觉得难过,这种快感让她无可适从。
李伟然的一只手上下抚摸着妈妈修长白皙的大腿,另一只手伸出手指,不开始挑逗着妈妈性感的唇。随着李伟然轻抚妈妈大腿内侧根部,妈妈口中隐约发出诱人的娇喘。李伟然借机将食指伸进妈妈的口中,让妈妈微微含住,不断的用食指玩弄妈妈的舌头,妈妈身体在李伟然的身下不停地扭动着。

李伟然紧贴着妈妈的完美的身体曲线,往上闻着妈妈甜美的气息,直至来到妈妈的耳边,李伟然早已按耐不住自己澎湃的心潮,急促的呼吸萦绕在妈妈的耳边。呼出的气息,痒痒的冲击着妈妈敏感的耳朵,李伟然还尝试去用舌头舔妈妈的耳垂,并努力将其含在口中,用舌头细细挑弄。

此时的妈妈已经全然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只能在线人身下扭动着。下体已经湿漉不堪,线人摸了一把,嘴角缓缓上扬,舌头攻进了妈妈嘴里。

李伟然轻舔着妈妈的上嘴唇,像是舔舐一片柔软的云,舌尖软软的触碰跌进温柔湿润的云层里。李伟然咬住妈妈的嘴唇,那份柔嫩被囚禁在齿间,妈妈的呜咽被舌头堵在了喉咙里。李伟然吸住妈妈的舌头,这是嘴巴里嘴唇之外的另一个美味,妈妈的抵抗被以为是调皮,小小灵活的舌头抵抗着,却抵不过李伟然舌头的力量,被死死的吸进李伟然的嘴巴里,李伟然捕获到了这粉嫩的舌头便不松口,任你怎么挣扎。「唔……嗯……」妈妈的声音像是催情剂,让李伟然更加兴奋,越发觉得这嘴唇有种别样的味道,忍不住流连,不愿意松口。口水在两人的唇舌推搡间交换,从妈妈嘴里吮吸来的液体,让李伟然觉得甘甜。李伟然的舌头充斥着妈妈的口腔,横行霸道的在口腔搅动,妈妈的舌头只能被挤来挤去依附着李伟然的舌头。舌头的掠夺已经不能满足他,他渴望霸占全部,嘴唇将妈妈的整片花瓣吞噬,李伟然的大口用力吸着妈妈的双唇,因为过分的啃咬和吮吸,妈妈薄薄的嘴唇红肿了起来,反而显得异常丰满,水嘟嘟的唇上残留着口水,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

只是舌头的攻势就已经让妈妈喘不过气来,胸脯上下起伏着,浑身的燥热从嘴唇一直传到下体,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大口呼吸着,渴望着被滋润。

可是理智总是快感的敌人,妈妈抬起腿想要蹬开这个挑逗她的李伟然。却被抱住了大腿,舌尖触碰到敏感的内侧,妈妈忍不住哼出声来,「啊……」,妈妈的反应暴露了自己的敏感,李伟然的手从摸进了短裤,揉着妈妈的屁股,舌尖在大腿内湿湿的舔舐,像温热潮湿的虫在柔软的肉上蠕动爬行却无法摆脱。

这种不强烈但是纠缠不休的痒累计成快感,刺激着妈妈。李伟然的动作却到此为止,没有去快感可以释放的地带,而是转手滑到了妈妈的腰间,衣服掀起来,从腰间一寸寸开始舔,时而重重的上去,时而舌尖轻点,这样交错往复,身下的妈妈得到的永远是打破预兆的意外快感。马路边的草坪上,还要提防着被人看到,这可是家附近的公园,紧张感让妈妈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害怕让妈妈变得更加敏感。

舌尖来到胸前,昏黄的灯光下妈妈的乳房的轮廓变得模糊。乳头被吞进口里吮吸着,李伟然发出啧啧的响声,羞耻感刺激着妈妈,可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却让她不由得娇喘,挺立的乳头像夜里含苞待放的花蕾,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被李伟然舔舐过后变得鲜红。妈妈的水早已浸湿内裤,下体的空虚渴望被人填满。意乱情迷的快感让她理智混乱,她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在做什么,像是在抵抗又像是迎合。

李伟然搂着身体半软的妈妈向不远处的厕所走去,虚弱的妈妈推搡着他,「放开我……」

李伟然加快了脚步,进到了公共厕所里,巨大的镜子照着两个人的模样,妈妈看见了面色潮红的自己赶快别过了头,却发现自己被带进了男厕所。

「快让我出去!」妈妈推开李伟然要走,却被一把拉了回来推到了隔间里。
「这里不会有人来的。」李伟然一把关上了隔间的门,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蜡黄的皮肤,李伟然又矮又瘦像一根营养不良的干木柴。李伟然迫不急待的将手塞进妈妈的衣服里,指头直接去揉捏妈妈早已挺立的乳头。

妈妈虚弱的靠在门上,双手在他肩膀上放着像是要推开,却只是身体对理智背叛的表现。「啊……」李伟然一口咬到乳头的时候,妈妈发出了一阵带着颤音的娇喘。李伟然轻轻啃咬着,酥麻的电流冲击着妈妈的身体,她感到下体觉得被撩拨着,多渴望被触摸着释放累计的快感。李伟然看到妈妈不安分的扭动和咬着唇难受的面容,知道是时候了,一把拉下了妈妈的短裤。短裤顺着妈妈细直的腿滑到了脚底,妈妈被突然的动作吓的夹紧了腿。

李伟然的嘴巴压上妈妈朱唇的同时,将膝盖顶到了妈妈的双腿之间,下体的液体从大腿内侧流了下来,李伟然的指头毫不犹豫的插进了那条缝隙中间,随着妈妈的一声娇喘,李伟然开始快速抽动着,妈妈的阴道挤着李伟然的指头阻止他进入,即使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那里还是那么的紧致,真叫人不可思议,也正是因为这样,和这个女人做爱才会叫人念念不忘。粉红的小穴留着口水在一开始的拒绝以后就将李伟然的指头吞噬进去,阴道内壁的肉紧紧地包裹着入侵的异物,拥挤着,摩擦着。这样的动作却不断的传递着快感,妈妈已经被李伟然的双手和嘴唇撩拨的毫无招架之力。

李伟然早就知道了妈妈的敏感点,插入的指头每次都直戳要点,妈妈大口喘息着,发出无法忍受的呻吟。李伟然的手指湿漉漉的将妈妈体内的水也带了出来,阴毛也湿了几缕。李伟然将自己的指头放入自己口中,舔舐自己手上妈妈的液体,发出享受的声音。妈妈看着李伟然舔舐自己体内的液体,不由得红了脸,别过头去。

可对遇李伟然来说,妈妈这样害羞的模样更撩人。他看着妈妈便跪了下去,妈妈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李伟然要干嘛,正要张嘴问他,却被李伟然堵住了下体,一句话在喉咙里变成了一声绵长的娇喘。李伟然将妈妈的阴唇含在口里,舌头在缝隙中扫来扫去,柔软的阴唇小巧的绽开在那里,阴蒂开始露出小小的头,李伟然用舌尖去触碰,妈妈忍不住的颤抖,李伟然吮吸着阴唇在妈妈放松的时候,又一次扫到阴蒂,妈妈发出一声轻哼。阴蒂也在撩拨中露出了全部,小小的挺立在湿淋淋的阴唇上方。

李伟然将这粉色的小豆豆含入口中,舌头轻轻的舔舐,稍稍用力吮吸。妈妈的呻吟变得不停颤抖,双腿呀没了力气跨坐在李伟然肩膀上,反而使双腿开的更大。李伟然趁机握住了妈妈的膝盖,不让她并拢双腿。阴道的水在一番攻势下流个不停,李伟然的脸上全是妈妈下体的透明液体。妈妈的身体不停地颤抖,李伟然的肩膀被抓出了红红的指甲印。

随着一股喷射,李伟然停下了舌头的动作。他舔了舔嘴周妈妈的蜜液,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脸。站起身扶着虚弱的妈妈。汗水湿了妈妈的碎发,贴在妈妈的额头上。妈妈的脸红的发烫,嘴巴微微张开,眼睛无力的看着地上。

李伟然将妈妈的手扶着撑着厕所隔间的门,背对着他,李伟然裤子脱到一边,硬邦邦的阴茎敲打着妈妈的屁股,在妈妈的阴道口蹭来蹭去。湿润的下体,一不小心就要滑进阴道里去。阴道里流出来的透明体液,成了阴茎的润滑剂,他在妈妈的屁股缝间滑动着,妈妈的阴唇早已经绽开在阴道口两侧,等着阴茎的插入。
妈妈难受的要站不稳,却被李伟然从胳膊底下扶住,同时粗大的阴茎也渐渐被粉红湿漉漉的洞口所吞没。被着紧紧的甬道包裹的刺激,让李伟然眯起了眼睛,温暖湿润的地方让李伟然觉得舒适,甬道内的褶皱的刺激又带给李伟然大脑发麻的快感。李伟然瘦小的身体微微的有汗冒出来,撞击着妈妈的屁股,妈妈的身体白皙却微微发红。

欲望在一层层堆积,李伟然用手抬起了妈妈的一只腿以便更好的深入,妈妈修长的腿挂在李伟然的胳膊上,每一次的撞击都让腿部的肌肉跟着紧缩一次。妈妈一只腿站不住了,李伟然便坐到了马桶上,拉着妈妈的胳膊试图让妈妈跨坐到他身上,妈妈不愿意也不再去看他。

「求你了绮雯姐,就这一次……绮雯姐……」李伟然卑微的恳求着妈妈,妈妈犹豫地转过了身,被李伟然拉到了自己面前。

他打开妈妈的腿,扶着妈妈的腰,对准了那根肉棒缓缓地坐了下去。直立的硕根深深的插入阴道直抵蜜穴深处,像是期待已久的发射终于射中目的地。突如其来的刺激妈妈忍不住喊了出来。

「啊~」,这根肉棒像是要穿透妈妈的的身体,妈妈的阴道紧张的紧缩起来,李伟然感到阴茎被阴道紧紧的含住,进入没有那么容易,需要更大的力气。
李伟然扶住妈妈的屁股帮着她上下运动,妈妈笨拙的扭到自己的屁股,洞口和巨大的阴茎似乎因为着急而不够默契。

妈妈白的发亮的乳房挤着李伟然粗糙的脸,跳动在他眼前。李伟然胡乱亲吻着,抓不住这两只跳动的白兔。

只能让舌头胡乱的舔。而妈妈早已被下体的快感充斥,被彻底分开的双腿让下体的每一个敏感带都能被冲击,每一次的深坐都是妈妈需要的深度和力度,但随着插入的次数,找准了位置的插入变得连贯和快速起来,妈妈的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身体的快感来源于此时的动作,她的更配合的动了起来。频率的主动权到了妈妈手里,她的身体不由得为自己的快感运动着,随着节奏越来越快,妈妈的呻吟也越来越急促,带着哭腔。

白嫩修长的指头紧紧的掐住了李伟然的肩膀,指甲嵌了进去。妈妈仰着脖子欲望要从喉咙里出来一般,李伟然在妈妈的丰乳中得到了温存,两只青筋凸显的大手紧紧抓着妈妈的屁股,留下一道道粉红的指印。

这样的力道也增加了妈妈的快感,催促着妈妈达到欲望的巅峰。妈妈的眼睛变得失神,一丝口水从嘴角流出来,妈妈的声音变得嘶哑,「啊……」,一声呻吟以后,掐着李伟然肩膀的手滑落到李伟然胸前,李伟然却还想要动着。

「不要射进去,今天是危险期。」妈妈想让他的阴茎从身体里出来。

李伟然一边冲刺着,眼睛都发红了,仿佛听不到妈妈的话。

妈妈的手用力推着李伟然,「你出来……不行……不能射在里面……啊」
「啊……绮雯姐……我要射了……」李伟然仿佛要射在里面了,却因为两人的体液和汗液有点滑溜,被妈妈推开了。

只听见「啵」的一声,是阴茎从蜜穴里退出了的声音,两人的性器间还连着一丝透明的液体。

妈妈因为冲力的关系坐在了地上,背靠着厕所隔间的门,两眼无神盯着李伟然的肉棒,嘴角还带着一丝晶莹的唾液,这是数度高潮后带来的强烈快感导致的。
李伟然难受的用手套弄着。「绮雯姐,我……让我射你嘴里好吗,我好难受。」妈妈失神的看了一眼李伟然的阴茎,一边穿着粗气,想要摇头避开。李伟然这时候正值高潮的临界点,根本没有理会妈妈的动作。套弄着阴茎凑近妈妈的面前,想要塞到妈妈的嘴里,但是很快,他一下子没忍住,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射到了妈妈的脸上,妈妈皱起了眉头,李伟然一下子慌了神,「对不起绮雯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对不起。」李伟然说着手忙脚乱的拿起自己的衬衫轻轻的擦去妈妈脸上的精液。

「对不起……对不起……」看着李伟然紧张的样子,妈妈的不快也没有了。李伟然的手在妈妈脸上掠过,小指的地方却光秃秃的,这个小心翼翼害怕妈妈生气的李伟然,为了妈妈差点把命搭上,这根手指是永远回不来了。

「还疼吗?」妈妈有些心疼地问他。

李伟然看到妈妈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关心他,有点受宠若惊,回过神来心里一阵开心,「不疼,出来混受伤是常有的事。」妈妈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他笑着伸出了胳膊去抱妈妈,妈妈轻轻推了一下,他没有松开,妈妈也就任由他安静的抱着了。

李伟然的心里觉得欣喜,这个他愿意赴汤蹈火的女人终于正儿八经的看了他一眼,就那一句话,什么都值了。命都可以给你,一根指头算什么。李伟然抱着妈妈心里有说不出的话。

妈妈或许是累了,或许是当做报答,只是安静的感受着这次的拥抱。许久以后李伟然松开了手,看着妈妈温润性感的双唇忍不住亲了上去,这次妈妈也没有抵抗,任他在自己的口腔内纠缠着。李伟然的舌头很是温柔,轻轻舔舐着妈妈的唇,每一次的吮吸都像是品尝一份美味的甜食。妈妈被这种温柔请问的有些眼神迷离,妈妈还没反应过来时李伟然就离开了妈妈柔软的唇。

开了隔间的门,没有人在,李伟然看着妈妈轻声说了句保重就离开了。这句话说的很温柔。妈妈看着这个李伟然的背影,疲倦的坐在那里,有些事她能感受的到。妈妈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洗了洗脸整个人清醒很多。

她已经没那么讨厌这个小个子的李伟然了,虽然之前的很多事都让她心存芥蒂,但自从这个李伟然为了自己差点没命以后,妈妈对他多了一份宽容,觉得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人这样关心自己,不由得觉得心里的冰山融化了一些,得到了一点温暖。今晚的月色还是一样的清冷,但妈妈的心情却轻松了一些。

  【完】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