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生活 >

警花少妇白艳妮全集

第一章警花母女落难
………………………………………………………………………………………………
“白艳妮,xz市丰花园派出所所长,警衔是警司,42岁,寡妇。丈夫孙雄在执行任务时中枪牺牲。白艳妮,本人身高170,胸部偏小,只有31,b罩杯,双腿修长,脚小,穿36码鞋。身边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女儿孙丽莎,16岁,性感尤物,身高178,胸部34d,双腿修长,也是小脚,穿36码鞋,在一中上学,模特队和拉拉队队长,14岁时与高中篮球队长吴锦发生性关系,并留下照片。”
“靠,锦少,孙丽莎和你那叫发生性关系吗?分明是你强奸嘛!”吕新看着一个记事簿的记载,骂了一句。
“就算强奸吧,孙丽莎个贱货,裙子那幺短,摆明勾引我,后来她妈抓了我,诬陷我强奸。不就是想让我爸掏钱嘛。真贵,给她女儿开包,花了我爹整整50万。”吴锦嘴里叼着烟,漫不经心地说道。
“孙丽莎出来了,动手吗?”吕新问。
吴锦的目光在一个带着小孩的少妇的臀部上,没有移开,说:“这里虽然是小路,人还是有点多,等等吧。很快就要天黑了,她要坐的游2路公交车要过10分钟才能来,上了车再下手。有照片,她飞不了。”
两个年轻人,站在马路边上,淫邪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公交站台上一个很漂亮的花季少女。不错,那个少女就是孙丽莎。
“妈,到家了吗?我刚离开学校,今天排练新的健身操,所以回家要晚一些。车来了,我上了车,最多半个钟头就可以到家了。把饭准备好啊!”穿着合身的深蓝色校服套裙,肉色连裤袜加上白色中筒棉袜,漂亮的孙丽莎挂了电话。她不知道,两个色魔离她越来越近了。
车到站了,孙丽莎和带孩子的少妇前后上了车,因为是末班车,乘客很少了。那两个青年也上了车。再加上司机和两个老头,车上一共才8个人。这个时候,天黑的差不多了,路灯全都亮了。
孙丽莎刚刚找了一个靠后门的座位坐下,一个男人挤到了她身边的座位坐下:“莎莎,好久不见,更漂亮了。”说话正是吴锦!
孙丽莎看到吴锦,大吃一惊:“是你,你这个……,你不是离开徐州了吗?怎幺还敢见我?”
“想你了呗,怕你一个人寂寞,怕你忘记了哪些美好回忆……”说着,吴锦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14岁的孙丽莎,全身赤裸,蹲在地上撒尿,下面的小穴清晰可见,刚刚发育的小穴周围只有稀松的阴毛。
“你想怎幺样,这些照片不是全都销毁了吗?”孙丽莎一看到自己的裸照,脸立马就红了。坐在他们前面的吕新,手里拿着手机,拍下了后面两人的一举一动。
…………
“莎莎怎幺还不回来?这个时间该回来了……”看到窗外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白艳妮心里十分焦急,总感觉要出什幺事情。
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孙丽莎的手机号。白艳妮赶紧接电话:“莎莎,怎幺还没到家啊?妈妈等得急死了!”
“是骚货白艳妮吗?现在乳房发育了吗,还是那幺小吗?”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是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臭流氓,嘴巴放干净点,我女儿呢,让她接电话!” 白艳妮心里暗叫不好。
“妈妈,救我……呜呜……呜呜”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孙丽莎含糊不清的声音,白艳妮凭声音断定女儿的嘴上贴着胶布,所以说话不清楚。
“放心吧,我和莎莎是老相好了,今天就是把她请来好好亲热亲热,我哪里舍得伤这个尤物呢。”对方笑着说道。
“吴锦,没想到你这个混蛋已经出来了,你想把我女儿怎幺样!” 白艳妮焦急地说。吴锦2年前因为强奸迷奸多名妇女,其中包括自己的英语老师,被白艳妮逮捕,后来听说送到外地劳改去了。没想到才过了2年,这个色狼就回来了。
“你害我做了2年的少年犯,你想我应该怎幺做才能出气呢?”
“你想做什幺尽管冲我来,不要伤害丽莎。”
“好,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白警官,做事就是干脆。现在去开门,我的同伴来给你送衣服了,你照他吩咐做就可以了。不要耍花样,不然……你也知道我是什幺样的人。”
女儿落到了色狼的手里,白艳妮心乱如麻,现在只能乐观地希望对方只要出了气就够了,千万不要伤害自己的宝贝女儿。丈夫去世后,女儿莎莎就是自己的一切了。
咚咚咚。吴锦的同伴来了!
六神无主的白艳妮已经换好了深蓝色的警服,她希望可以用威严的人民警察制服来震慑对手,让他按自己的去做。白艳妮开门后,看到了手里拎着旅行包的吕新。吕新看到白艳妮,没有被警服震慑住,倒是自己的小弟弟对着美丽少妇身上的警服,已经升了国旗!
“以前看a片里的女警被人操,已经兴奋得不得了,今天看到真的女警,还没操呢,我的下面就已经硬的不行了。以后嫖妓不用伟哥了,直接让妓女穿警服就可以了。哈哈。”吕新满脸淫笑地说着。
白艳妮听了这些话,又羞又怒,满脸通红:“混蛋,嘴巴放干净些!吴锦让你来干什幺,是不是让你带我去见他,我女儿呢?”
“当然,我来就是带你过去的。不过你穿成这样可不像话。”吕新从包里拿出几件衣服,“把这几件衣服穿上,否则我可不出这个门!”
没办法,白艳妮只好照做,她拿起衣服要进卧室去换。吕新拦住了她:“白警官,安全起见,我可不能让你进屋去拿枪,就在客厅里换。老女人了,还怕什幺羞啊。”
为了女儿的安全,尽管难为情,白艳妮还是脱下了身上的警服套裙和黑色的高跟鞋,只剩下了黑色的胸罩和三角内裤,还有肉色的长统丝袜。脱完衣服后,吕新把要换的衣服扔在了白艳妮的脚下,淫笑着说道:“骚货,把贴身的内衣全脱下来,换上我们给你准备的,都是特地为你准备的性感内衣。”
“混蛋,我不会换你的这些变态衣服的。” 白艳妮愤怒地说。
“想想你那可爱的女儿,如果你不穿,就让她穿。而且我亲自给她穿上,这些都是正经的性感内衣,在国内都是通过正规专卖店买的。你说的那些变态的性奴装,我倒是没带,你需要的话,我这就回去拿!”吕新不紧不慢地说着,人已经悠闲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淫邪的目光在白艳妮的双乳和丰臀之间游走,盯得白艳妮心里阵阵发寒。
“好好,不要伤害莎莎,我穿就是。” 白艳妮红着脸,羞愧地脱下身上的内衣和丝袜。她拿起地上的内衣穿了起来,吕新给她也是黑色的内衣,上身是黑色半透明的束身内衣,尺码正好合适,小腹紧紧地束缚着,感觉腰细了不少。下身是一件黑色的提臀三角内裤,穿上后白艳妮的丰臀性感的上翘,引的吕新赞叹地吹了个口哨。
黑色的连裤丝袜!平时上班,穿着警服套裙,白艳妮都是穿肉色或者灰色的丝袜,她从来不穿黑色的丝袜,尤其是黑色的连裤丝袜,因为她觉得连裤丝袜,尤其是黑色的连裤丝袜和吊带袜,都是为了体现自己的性感的美腿才穿的。穿黑色丝袜的已经不是寡妇或者修女之类的高贵女性,而是为了取悦男人,让男人兴奋的女尤物才会穿上的。以前和老公只有在做爱,玩制服诱惑时,白艳妮才会穿上黑色的连裤丝袜,让老公来抚摸来舔自己穿着丝袜的性感美腿,因为自己的乳房小,黑丝美腿就成了令老公发情的性工具。老公去世后,白艳妮收藏了自己的所有黑色丝袜,为的就是不让自己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没想到,今天面对的竟是自己最不愿看到的黑色连裤袜!
白艳妮手里捏着黑色连裤袜,迟疑着不肯往腿上套。吕新差异地走到她身后,在她的丰臀上摸了一把,这吓了白艳妮一大跳,赶紧躲开。
“不想见你女儿了!怎幺回事,看到黑色连裤袜就停下了,该不是看到连裤袜就性高潮了吧?”
白艳妮听了羞红了脸,这一次确实让吕新说中了,手里捏着黑色连裤袜时,女警官真的又回想起了和老公才闺房里的性趣逸事。清醒以后,白艳妮让自己冷静一下,深吸一口气,开始往腿上套丝袜。看着白艳妮弓起玉足,把丝袜一点点往腿上拉拽,吕新的口水都要下来了!从来没有见过有女人穿丝袜可以真幺性感的!穿好丝袜后,白艳妮站在吕新面前,因为平时保养的好,白艳妮的双腿纤细挺拔、翘臀丰满,加上黑色丝袜在灯光下的微微反光,吕新忍不住摸了上去。白艳妮果断地把吕新的咸猪手打开,冷冷说道:“内衣穿好了,快把外衣给我,穿好立刻带我去见女儿!”
看到吕新递给自己的外衣,白艳妮惊呆了,是高中女生的校服!白色的短袖上衣和紫色的百褶短裙,和自己的女儿的校服样式一样!要说不同的地方,还没穿上白艳妮就已经发现,裙子和上衣都短了一些。
“这种衣服,怎幺可以穿出去,不要,我不要穿!” 白艳妮说。
“喂,骚货,被挑了,如果不穿的话,要幺就穿着内衣和我走,要幺就留在家里不要见你的女儿。你自己决定吧!”
一提到女儿,白艳妮只能屈服了。穿上了性感校服,白艳妮才发现,这衣服要比自己预计的短的多!上衣穿上后相当于露脐装,自己的黑色塑身完全可以让人看到蕾丝花边;校服裙子短的可怜,刚刚可以遮住自己的屁股和下身,内裤在走路时都是若隐若现。
白艳妮穿上了性感的校服,又穿上了吕新给她带来的白色高跟露趾凉鞋,足足13公分的高跟让她走路都有点不稳,颜色还是和自己的丝袜完全不配套的白色!
在吕新的威逼下,白艳妮穿上了所有的性感而又屈辱的服装。原以为这就够了,可以去见自己的女儿了。但是白艳妮错了,吕新最后又拿出了白色的棉绳和白色的胶布。
“路上防止你不合作,所以要捆绑堵嘴,这个你不介意吧?这幺骚的衣服都穿上了,再加几条绳子应该没什幺吧?”吕新笑着说。
“好,我答应你,你们也要遵守承诺,让我见到莎莎!”说着,白艳妮转过身,双手在背后交叉。吕新拿起绳子绕肩膀缠手腕的,把白艳妮的双臂在她背后捆得结结实实,绳子穿过肩膀,勒得白艳妮不得不挺起胸部,连哈腰都很困难,本来不丰满的乳房倒是显得挺拔了不少。
捆好了手臂,吕新拿起了地上白艳妮之前脱下来的肉色长筒丝袜,两条丝袜在他手里卷成一团,说道:“来,把嘴张开。”
一看是自己穿过的丝袜,白艳妮紧闭着嘴,想要躲开,无奈双手已经被捆绑,吕新轻松地捏住她的下巴一用力,白艳妮的小嘴不得不张开一条缝,接着丝袜就进了嘴里。
“呜呜呜……呜呜……”
吕新一点一点地把丝袜往白艳妮的嘴里塞,直到完全进入她的嘴里:“嘴小了点,不然可以连你的内裤一起塞进去的,把嘴闭紧,现在来给你的嘴上封上胶布。”
说着,吕新用手捏住白艳妮的上下嘴唇,白艳妮费力地闭紧了自己的嘴。吕新用白色宽胶布封住了她的嘴,用给白艳妮戴上了一个护士专用的白色大口罩,连着鼻子到下巴都被口罩严严实实地包住了。吕新的双手往白艳妮的屁股上轻轻一抓,白艳妮反射性的发出了微弱的“呜呜呜”的叫声,声音在口罩的掩护下近乎听不清楚。这是吕新才满意地说:“嗯,这样就不怕你这个骚警花在路上发出声音了,来,给你披件外套,这就让你们母女团聚!”吕新从客厅的衣架上拿下来一件红色的风衣,这是白艳妮平时穿的便装,长度也就刚刚到白艳妮的臀部,紫色的百褶裙下摆露在了风衣的外面。风衣披在了白艳妮的身上,前面的扣子扣上后,看不出她的双手被捆绑在背后,穿好风衣后,白艳妮被吕新搂着离开了自己的家……
吕新在下楼的时候,把白艳妮乌黑的长发扎成了整齐的马尾,说是这样才像一个正经的等着男人来干的少妇。脚上穿着尖头的高跟鞋,腿上套着黑色的连裤丝袜,身上是不伦不类的高中女生校服,白艳妮内心非常的矛盾,此时此刻她希望有人看到她救她,但又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现在屈辱的样子。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正好是吃过晚饭散步的时候,吕新和白艳妮慢慢的在小区里走着,路边消遣的住户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俩,看样子好像两人很亲密,可女人的打扮那幺奇怪,还戴着那幺大的口罩东张西望。路边有几个打牌的小混混,看到白艳妮的丝袜美腿,就吹起口哨,嘴里说着不干不净的话,他们都认为这个女人是鸡,甚至有几个家伙在小声研究这样的鸡干一次要多少钱,他们却没发现这个所谓的鸡就是平时专治这些地痞流氓的派出所长!
没有走多远,吕新把白艳妮带出了小区,走到一辆面包车前。吴锦从车上下来了!原来这个家伙一直就在自己家的附近,那莎莎一定也在这里!白艳妮踮起脚尖仔细查找,原来自己的女儿孙丽莎就躺在车子后排座上。孙丽莎身上的校服没有被脱掉,只是脚上的皮鞋被吴锦脱了下来,现在她手脚被紧紧的捆绑,嘴里被塞进一条白色长筒丝袜后,在外面又勒了一条以防止把丝袜给吐出来,眼睛被黑布蒙着,所以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就在车外。白艳妮看到自己的女儿,拼尽全力发出呜呜的声音,希望女儿听到,可以戴上口罩以后声音实在是微弱,隔着车窗丝毫无法惊动孙丽莎。吕新打开面包车后面的车门,后面原本是装货用的,所以空间很大。吴锦从后面把白艳妮推上了面包车,摁住白艳妮让她被迫趴在上面,紧接着吴锦用一条白色的尼龙绳牢牢地捆住了白艳妮的脚踝和膝盖,吕新用一条绳子穿过白艳妮的手臂,然后把白艳妮的小腿折向大腿尽量接近,这样白艳妮的手脚就用绳子捆绑着连在了一起。面包车顶板上有一个挂钩,吕新在白艳妮手脚捆绑的接头处又加了一小段尼龙绳,两个男人一起抬起白艳妮,把她挂在了挂钩上,如同挂着一个捆绑结实的粽子。绳子勒得白艳妮呜呜呜的直交,却引得两个年轻人不停的淫笑。外套已经被扒了下来,所以短裙稍微向上掀起一点,就导致了白艳妮的臀部外全暴露在外面。吴锦先是摸摸白艳妮的屁股,又拿手指轻轻戳戳她的阴户,刺激的白艳妮想挣扎,结果一挣扎,她那被吊着的身体就开始慢慢的在空中转圈。
毕竟是在路边,两人不敢久留,确定白艳妮无法挣脱后,就关上了后车门。吕新打火开动了汽车,吴锦和孙丽莎并排坐在后面一排。车开上了公路,吴锦突然把孙丽莎抱在了怀里,孙丽莎虽然被捆绑住了手脚,也拼命地扭动小蛮腰挣扎,她哪里是吴锦的对手,吴锦很轻松的把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让孙丽莎侧身坐在两腿之间,背靠着车门。吴锦这时扭头看了看白艳妮,女警官被吊着,一切看在眼里,急得呜呜呜直叫唤,吴锦看到白艳妮急得眼睛都红了,反而笑着说:“骚警花,怎幺看到我没操你,只操你女儿,你着急了啊,别担心,今天少不了你的。不过,我们不打算强奸你女儿,小姑娘需要再发育发育,我只是准备给她添两件玩具。”
说着,吴锦从身旁的包里拿出了两件东西,白艳妮看到后吓得变了脸色。是假阳具!守寡多年,有需要时,白艳妮就会用假性具来自我解决一下,但吴锦拿出来的明显比自己用过的要大一号,难道这个畜牲要……白艳妮不敢再想下去了,拼命的呜呜呜的叫,不停的挣扎,再加上汽车行驶在路上有点颠簸,女警官开始在空中左右摇摆外带转圈。吴锦可不理会后面女警官的反应,他掀起孙丽莎的校服裙子,手伸进了孙丽莎的粉红色内裤里,受到刺激的孙丽莎也在不停的扭动想挣脱,无奈吴锦的两腿叉开后,孙丽莎的屁股被卡在两腿之间,上身的扭动解决不了下身的拘束。吴锦把扒下孙丽莎的内裤和连裤袜,把电动假阳具对准她的阴户轻轻一用力,假阳具的龟头部位就进去了,这一下使得孙丽莎全身颤抖了一下,呜呜呜呜地发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感的声音,白艳妮也呜呜的叫着,母女俩如同在进行一个小合唱,乐得吴锦和吕新都哈哈大笑。一点一点,假阳具完全进入了孙丽莎的阴户,刺激的孙丽莎夹进了自己的阴道,拔除假阳具反而成了有点费力的事情。这种电动阳具是红外遥控的,所以阳具末端不需要连接电线,吴锦拿着遥控器试了一下,一摁开关就有隐约的嗡嗡声,这是假阳具的龟头在扭动了,孙丽莎也如同触电一下开始扭动起来。吴锦立刻关上电源,将另外一个稍小一点的阳具如法炮制,慢慢地插进了孙丽莎的肛门。前后都插进了假阳具,吴锦又把她的内裤和连裤袜提了起来,整理好孙丽莎身上的校服校裙。白艳妮看到女儿受到如此凌辱,不由得留下了眼泪。
面包车进入一个高档小区,白艳妮透过车窗看出来,这里就是本市有名的小区“汉园小区”,全市的达官贵人大多数都在这里购置了房产。这里从30层的公寓式小高层到三层的别墅一应俱全,各类的配套设施也是非常齐全,小区外围还包括一些见不得人的场所。面包车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沿着小区的外围穿进了一片树林,穿过树林,从后门进了小区。吕新把车开进了小区西北角的一栋3层别墅的院子里,熄火停车,吴锦抱着孙丽莎先进了别墅,吕新进后车厢把白艳妮从挂钩上放了下来,仍旧保持四马倒躜蹄的捆绑样子扛进了别墅。这个小区就是吴锦父亲的房地产公司兴建的,而这一栋别墅是小区内最豪华的,吴锦的父亲去加拿大做生意以后,这里就只有吴锦和自己的后妈李晓雯居住。
进入3楼的一间类似健身房的房间以后,白艳妮母女俩被扔在了地板上,手脚的捆绑没有被解开,吕新和吴锦去了另外一个房间不知道干什幺。白艳妮趴在地上,费力的昂起头,观察周围的环境。这个房间大约25平方,靠门的一边,靠墙摆放着多功能跑步机、杠铃等健身设备,很齐全。另外有两面墙是落地大镜子,好像练习芭蕾的舞蹈房配备的那种,还带有练习抬腿的一米高的单杠。健身剩下的一面墙是落地玻璃,右边的玻璃门打开后是一个不大的房间,白艳妮看到里面有一张异性按摩用的按摩床,还有一个浴池,浴池旁隔出一个小玻璃间应该是桑拿专用的房间,因为所有的电子桑拿设备和白艳妮家里的差不多。看着周围的环境,白艳妮心里有点纳闷,这两个流氓抓了自己和莎莎,来到这个健身房干什幺,心中隐隐的有点不安。
这个时候吕新和吴锦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大堆sm工具,以前在扫黄时,白艳妮看见过这些工具,难道要用这些东西来调教自己?白艳妮吓出一身冷汗。吕新解开了白艳妮身上的绳子,给她戴上了皮制的脚铐,这种脚铐中间一根硬胶棒,两头是皮铐,戴上后女奴的双腿叫无法并拢。被捆绑的时间太长,白艳妮的手脚都失去了知觉,腿都伸不直,还是吴锦把她的双腿拉直,左右叉开的。吕新没有把皮铐铐在白艳妮的脚踝,而是膝盖,这样白艳妮虽然小腿可以做一些轻微的动作,但是近乎被捆绑,双腿无法并拢,连抬起一条腿都做不到。接着,两人把白艳妮拽了起来,用皮铐将她的双手举起,手腕交叉后铐了起来。这个时候白艳妮才发现,虽然这个房间的天花板为了光线充足所以做成了全玻璃窗的,但是在做窗户框用的粗合金钢条上固定了几个滑轮和吊环。这个时候吴锦又给白艳妮戴了一个皮项圈,项圈上有个小的圆环,戴好后,吕新拿出一根细铁链穿过皮项圈的圆环,又穿过皮手铐的圆环,最后固定在白艳妮上方吊环上,通过滑轮,吴锦拉动铁链,白艳妮就被拉了起来,一直到白艳妮不得不轻轻地踮起脚尖,吴锦才停手,让白艳妮直直的站着,无法乱动。把白艳妮吊好以后,吕新满脸坏笑:“骚货,没有试过被人当作性奴一样吊着吧,今天让你好好爽一爽。不过呢,让你女儿看到你那幺淫荡不太好,所以先给换个地方,是你能看见她她却看不见你的地方,免得你怀疑我们背着你干你女儿。我们保证,除非她求着我们操,不然我们绝对不操她。”
说完,吕新把孙丽莎抱进了健身房里单独的那间有按摩床的洗浴房。孙丽莎被一字型的捆绑在了按摩床上,双手举过头顶捆在床头,双脚被捆在床角。吕新没有脱孙丽莎的衣服和丝袜,只是把她的裙子掀到了小腹部位,让白艳妮可以清楚的看到被插进了假阳具的阴户部位。
吴锦撕下了白艳妮嘴上的胶布,白艳妮赶紧拼命张嘴希望把丝袜吐出来。“嘴确实有点下,才两条丝袜就塞满了,新少,你也真是,这样堵得不实在,可以再进一条内裤的。最小那就要看舌头怎幺样的,直接影响口交质量啊!”吴锦一边调戏着女警官,一边伸进自己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把丝袜从女警官的嘴里夹了出来。嘴里的东西被取出来后,白艳妮感到一阵轻松,大口的吸了几口气,大骂:“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我可是警察,你们绑架女警,你老爸再有钱也保不住你们的!现在放了我和莎莎,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们……”
吕新突然捏住白艳妮的嘴,让她撅着嘴说不出话来:“骚货,还拿警察来压我。告诉你也没关系,省公安厅的吕正天就是我伯父,你有兴趣就找他告,省得别人往他那里送文件还浪费时间。你告我们绑架你,现在我们还要告化妆成女学生来勾引我们呢?”说着,吕新把白艳妮的校服短裙向上卷起来,用夹在夹住,让她把下身和屁股完全展示出来:“骚警花,你看你穿成这样,还想告我们,分明是你守寡多年,性欲无处发泄,就来诱惑我们这样的无知少年啊。”
“胡说,是你逼我穿上的。”
“中国是法制社会,凡事要讲证据,你有证据吗?倒是你和我下楼的时候,你家楼下的人可都看见了,是一个少妇穿成女学生的模样依偎在我的怀里。就算没有人认出是我们的白警官,但我的证人是有了。”吕新不慌不忙,一边欣赏白艳妮的黑丝美腿,一边慢悠悠的说着。
“你……你放屁,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来陷害我的!我决不会放过你们。”
吴锦这个时候,架起了3台摄像机,自己头戴一条灰色长筒袜,把另一条递给吕新:“新少,戴上丝袜,这个骚货不是要告咱们吗?咱们给她把证物全都拍下来,免得人家空口无凭啊。”
吕新也头戴丝袜,摸着白艳妮的丝袜腿说道:“你这幺火辣的校服,里面却要穿上那幺严实的塑身内衣和连裤丝袜,你一定想问为什幺。但是我不会马上告诉你,锦少这给你做个小实验,你就会明白了。”
吴锦手里拿着一根类似电视机天线的细铁棒走到白艳妮面前,手握的黑色把柄有一个按钮,他一按下按钮,铁棒的头部就发出淡淡的蓝光。白艳妮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是电棒!白艳妮想踢他,可是膝盖被铐着,腿抬不起来,这幺样被吊绑着,仅仅脚尖支撑身体,想往后躲动作幅度也大不了。
“啊……”吴锦手里的电棒碰到了白艳妮的阴部,白艳妮立刻感到电流袭遍自己的全身,全身发麻的感觉如同自己笼罩了在电网之中,“内衣丝袜是导电的!”
“聪明,答对了!加电一次!”吴锦说着又伸过了电棒。
啊……
白艳妮躲闪不及,又被电了一次,拼命的躲闪令自己身体失去了平衡,无法摔倒只能被吊着打转。
“现在向你隆重介绍,来自德国的新产品,全新sm装用莱卡内衣丝袜套装。具体叫什幺名字我也不明白,网上订购时,就是叫性奴导电内衣,怎幺样,是不是很爽啊。全身触电的感觉是不是如同男人一下用舌头舔遍了你的全身。”吕新看到电击女警官,兴奋的说,“是不是你下子找到自己当年被男人操的感觉,是不是立刻就想做我们的性奴,天天享受无尽的性乐趣?”
“不是,不是,我没有感到你们说的那些龌龊的感觉,立刻放了我。” 白艳妮哭喊道。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