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生活 >

文革最淫荡的生活

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编辑 

  高中毕业时,我遇上文革动乱,不能继续升学了,唯有留在厦门市原来的学校里混日子。学校里的建物经历过武斗的劫数,已经没有一座是完整的了。学生们也多数离校回乡了,我们这一派系剩二叁十人的「文攻队」驻在后方十几个不怕死的「武卫队」在学校隔篱的一座叁层高坚固的大楼里坚守着。我正是这些亡命之徒中的一员。 

  生活在战乱的日子里,连最宝贵的生命都朝不保夕,所以同学们都放浪不拘。日常生活里充满暴力和淫欲。不过我们少与其他各界接触,因此许多秘事也鲜为人知。 

  桃色事件最早是发生在燕妮和秀莲身上。她俩是我们驻地仅有的两位女同学。由于护送一位受伤的同学到医院去治疗。回程的途中被捉到敌方一个小分队的驻地。那里有十几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听到捉到两个女学生,个个像猪公似的,十分兴奋。燕妮和秀莲被剥得一丝不挂,然后捉住手脚,轮流奸淫。 

  轮奸之后,他们不再让燕妮和秀莲穿上衣服,给两条毛巾毯子让她们遮身避寒。以后的两天里,那些守卫的男人对她俩的肉体想摸就摸,想玩就玩。兴致一起,任何一个男人都会随时把他们硬硬的肉棒插入燕妮或者秀莲的阴道里取乐。他们看出燕妮个性比较懦弱,就叫她为他口交。秀莲的反抗比较剧烈,因此没人够胆将阴茎放到她嘴里。可是也有人在她前面被奸的同时时,将阴茎硬塞入她后面的臀眼里抽弄。幸亏在她们被捕的第叁天,我方也捉到人质来交换,她们才得到释放了。 

  燕妮和秀莲放回来时,已经连走路都有困难。在短短叁两天内,燕妮一共被那十五个男人奸淫过叁十八次,秀莲自己没有计算过,相信也差不多如此。因为在燕妮被奸的时候,自己的肉体里也往往同时被其他男人抽插着。 

  燕妮和秀莲就住在我附近的宿舍里。初回来的两叁天,她们一直哭着不敢见人。我忍心不过,便带了些吃的东西去安慰她们。燕妮本来和我比较熟,就让我进去了。我没有再提起她们被强奸的事,是表示一定要帮她们报仇雪耻。秀莲愤地说道:「如果能捉到那些衰人,我一定要单对单搞到他条腰骨都直不起来。」 

  我笑道:「那你不是又要跟他做他们强迫你的那回事吗?」 

  燕妮说道:「我和秀莲已经想通了,那种事被做一次也见不得人,被做一百次也见不得人。其实那种事女人本身也有享受的一面的,我们是气愤在被迫的情况下做。所以一定要报仇雪恨。至于男女间的事情,现在我们也已经看开了,就算现在你这时候要和我们玩一下也未尝不可的!」 

  说实话,我虽然看过许多有关性爱的书籍,那时候却从未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当场脸都发烧了,口里也说不出话来。 

  秀莲对燕妮道:「算了吧!他那里看得起我们这种残花败柳呢?」 

  我连忙分辨说道:「没有这个意思,是我都未曾试过这种事情呀!」 

  燕妮说道:「那你是怕失身于我们这两个破烂女人了吧!」 

  我急忙说道:「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两位是历劫梨花,更加娇艳动人,我是担心你们的身体不知已经复原了吗?」 

  燕妮笑道:「这你就放心了,要你不是看不起我们,都算真正地给了我们一点安慰,阿莲,不如你先试一试,看他是不是说真心话。」 

  秀莲一听燕妮这麽说,立即将软绵绵的肉体偎入我怀里。这时已经不容我再多想什麽了,我应该帮助两位不幸的同学重新建立自尊心。再说她们其实也长得很漂亮可爱。 

  我运用书本上的对性爱的描写,把秀莲搂着亲了亲嘴,又把手伸入她的衣领里摸索她的乳房,秀莲虽然平时敢作敢为,这时也难免粉面通红。我继续把秀莲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去。直至她一丝不挂地依偎在我怀里。我将她赤条条的肉体浑身上下抚摸了一番然后抱到柔软的木棉床垫上。然后自己也脱得精赤溜光,手持着粗硬的大阴茎对准了秀莲一对嫩腿间毛茸茸的阴户缓缓插进去。秀莲欣然接纳了我对她肉体的侵入,双手还肉紧地箍着我的腰部。我开始一下接一下的抽送了,秀莲也舒服得呻叫着。燕妮在一边看得脸红耳赤。秀莲见到了就娇喘着说道:「阿燕,不如你也脱去衣服一起玩吧!」 

  燕妮稍微迟疑了一下,终于也忍不住把身上的衣服除去,光脱脱地躺到秀莲身边。 

  我也让粗硬的大阴茎从秀莲的阴户里抽出来,插到燕妮的阴道里,燕妮刚才看着我和秀莲做爱,已经燃起欲火,阴户也湿润滑溜,所以我的阴茎很顺利地直插到底了。我一边让阴茎在燕妮阴户里深入浅出,一面玩摸着她酥胸上一对嫩白细腻的奶子。一时兴奋起来,就忍不住将阴茎抵在燕妮阴道的深处突突地喷射了。燕妮也肉紧地把我揽住。我们紧紧地互相搂住一会儿,才分开来。秀莲小心地用毛巾替我和燕妮抹了下体。接着和燕妮赤条条地睡在我的臂弯里。我回味着比较了她俩可爱的肉体:燕妮的皮肤要比秀莲白晰细嫩,秀莲的身材却比燕妮苗条秀气。燕妮的乳房肥嫩硕大,摸捏时绵软舒适。秀莲的奶子属于竹笋型,虽然躺着仍然是那麽坚挺弹手。燕妮的阴户光洁无毛,抚摸时滑美可爱。秀莲由阴阜至臀眼,两边的阴唇都长满了茂密的阴毛,看起来特别性感。燕妮有一对脚趾齐整的白嫩小肉脚,秀莲的脚丫子纤细而小巧玲珑。燕妮白里泛红的圆面时时都流露着甜蜜的笑容,秀莲的瓜子脸平时虽俊俏,但比较冷淡,不过当我的阴茎插入她肉体后,她便显露出热烈奉迎的风情。 

  当燕妮讲述她被迫口交时,秀莲故意叫她实地示范示范。燕妮也豪不犹豫地将我的阴茎叼在嘴里吮吸,我的阴茎迅速在她的小嘴里膨涨起来。燕妮吐出我粗硬的大阴茎笑着对秀莲说道:「阿莲,你也示范示范让人家插屁股眼吧!」 

  秀莲苦着脸说道:「那样会很痛的呀!」 

  我笑着对燕妮说道:「我不忍心难为阿莲了,你也饶了她吧!」 

  燕妮洋洋得意地说道:「饶她也可以,不过她要像我刚才那样做……」 

  秀莲未等燕妮说完,已经低头把我的阴茎含入小嘴里了。 

  燕妮说道:「我还没说完哩!你要把他的精液吃下去才行的!」 

  秀莲吐出我塞住她嘴巴的肉棍儿说道:「没问题,我这是自愿的。不像阿燕让人揪住头发硬灌进去的呀!」 

  燕妮伸手就要打秀莲,我连忙劝道:「你们不要闹了,我知道刚才未能满足你们,不如我们现在再玩过吧!」 

  俩人这才安静下来。于是燕妮和秀莲并排倚在床沿分开双腿,我让肉棍儿轮流插入她们的肉洞里抽弄十个出入。秀莲还特别吩咐我要射入她嘴里。 

  燕妮的阴道里还留着我刚才射入的精液,抽送时也特别流畅。但是当我把沾满精液的阴茎插入秀莲的毛洞里时,我在秀莲肉体里的活动也顺滑了。这一次我特别持久,也记不清在两个各有特色毛洞和肉洞变换了几次。燕妮和秀莲都满足得软了身子,我却仍然坚硬不倒。后来还是秀莲用嘴巴将我吮吸,我才喷了她满满的一口精液。 

  秀莲把精液吞下去后,就开始为难燕妮了。她要燕妮下次让我弄一次屁股眼,燕妮清楚秀莲的硬脾气,也不敢和她太对抗,好勉强答应了。结果我第二天和她们玩的时候,秀莲就首先要我入燕妮的臀眼。我生怕弄痛燕妮,就在她那里涂了许多涎沫。不过燕妮的肌肉可能比较松软吧!并没怎麽用力,我的阴茎豪不困难地尽根纳入她的臀缝里了。我尝试抽送几下,燕妮也完全没有痛苦的感觉,还特地回头对着秀莲傻笑。秀莲气不过,也褪下裤子叫我试试入她的臀缝。可是当我仅仅挤进一个龟头时,秀莲已经大声地惨叫了,燕妮笑得花枝乱抖。我赶紧退出来,好生安慰了秀莲,说是每个女人的生理不同,不要太逞强了。又表示我兴趣她们的阴户,并不喜欢玩她们的后庭。 

  以后,燕妮和秀莲同基地里十几个男同学都发生过肉体关系。甚至广播站有叁个女同学,也因为偶然过来探望她们而卷入了这个有性无爱的旋涡里。 

  记得那一天,我和另外四个男生正在和燕妮秀莲玩性游戏。当时我的阴茎正插入秀莲的阴户里,秀莲的小嘴里塞住另外一个男生的阴茎。而燕妮的小嘴以及阴道和臀缝中也塞入叁位男生的阴茎。大家玩得正开心,忽然林淑惠 苏真妮和郑玉珍等叁个播音员闯了进来,一见到这个场面,即时呆住了。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