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完本 >

渴望被轮的骚货

  天色渐渐晚了,海港的人也越来越少,太阳也渐渐西坠,美妙的日落即将开始。叶蓉开始寻找最佳观赏点,不知不觉走到了最靠外的一艘小型货轮。叶蓉在海港工作时听港口工作人员提起过这船。船主忙于讨要运输款,长时 间不在船上,留在船上的几个海员也很懒散,成天打牌喝酒,根本不管船务。

为了让视野更加开阔,叶蓉干脆登上了这艘船,心里盘算好,万一有人出来盘问,就给个笑脸、撒个小娇,实在不行就给点小费。不过这船务真是太差了,叶蓉在甲板上站了半天也没人出来过问。这里向西看去,无遮无挡, 看着天边火红的太阳燃烧着天空和海面,绚丽多彩,海风阵阵,海鸥掠过,叶蓉陶醉了。不知不觉,日落结束了,叶蓉本想转身离开,不料船上居然没有夜灯,漆黑一片,连下船的路都找不到。正当叶蓉发愁的时候,叶蓉突 然听到有音乐声,还有笑声,哦,难道这船上的海员在船舱里办Party?怎么不来个甲板日落Party?那多美妙啊,这些海员真不够浪漫,不如试试找这里的海员借个手电筒了。于是循着声音,向船舱走去。

船并不大,叶蓉很快在一个仓库门口找到了音乐声的来源。在仓库里开Party,这品味也……也太独特了。不过想想这些海员也不会有多高的品味,叶蓉很喜欢这些没文化、没素质、没品味的粗陋男人,这些日子叶蓉一直在跟 这种海员打交道,觉得他们有野性,很粗暴,充满了雄性气息,很符合叶蓉独特的口味。叶蓉先敲了敲门,但没有人开门。可能是因为里面音乐太响,没有人听到敲门声吧,叶蓉试着推门,居然还真的推开了。当叶蓉看到里 面的场景后,愣住了。

仓库灯光很暗,但还是可以看到有三个男人,他们都赤裸着上身,穿着短裤,其中一个戴着海员帽的和一个光头正在打台球,另一个男人长得很丑,眼睛是斜的,正在调音响。现在他们看到叶蓉进来,停止了游戏,直直的盯 着叶蓉。

“好漂亮的姑娘,哪儿来的?”斜眼男人把音乐的音量调小了些,问道。

“的确是太漂亮了,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戴着海员帽的男人说。

“简直要我命啊,要是干她一炮,死也愿意了。”光头的话特别粗俗,但叶蓉并不介意。

叶蓉这天穿着一袭短连衣裙,纯白色,显得特别清纯,特别优雅,胸前开口比较低,而且是缕空的,加上叶蓉那对呼之欲出的豪乳,又显得特别性感,特别妩媚。加上裙摆仅能遮住屁股,跟齐逼裙没什么两样,这样的装束对 于男人来说,是致命的诱惑。这三个男人已经看呆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叶蓉,那眼神,似乎要把叶蓉吃掉。

叶蓉已经习惯于这样火热的眼神了,在海港工作的这几天,常常被这样的眼神包围,男人嘛,哪有不喜欢美女的。叶蓉自信的笑着,甜甜的说:“打扰你们玩了,我想借个手电筒用一下。”

“大副,早上船长走之前,说如果今天收到款了,就给我们叫个鸡来,你说会不会就是她啊。”光头问那个戴海员帽的男人,原来他是大副。


“瞎说!这么清纯漂亮的女人,怎么会是鸡!再说,船长这么小气,每次都是些廉价鸡,又老又丑,你见他什么时候给我们叫过这么漂亮的鸡。”大副说着,放下球杆,朝叶蓉走了过来。光头和斜眼男人也跟了过来,把叶蓉 围住了。

这些海员一个个身体高大威猛,肌肉横生,皮肤黝黑,简直让叶蓉着迷,所以他们说的话,叶蓉一点也不生气,她把手指放在嘴角边,笑吟吟得看着大副。他是这些人当中最高大结实的一个,大概有一米九吧,有点欧洲男人 的体格。

“早上张会计不是说了嘛,运输款今天肯定到账。如果一切顺利,明天我们就开船回家。说不定这时候船长已经拿到款了,一高兴就给我们找个漂亮鸡。”光头盯着叶蓉,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我看不像,若是他找来的女人,又这么漂亮,他自己怎么不玩。”大副摸了摸叶蓉的下巴。

叶蓉斜了斜下巴,象征性的躲闪了一下。大副干脆假装摸了个空,手直接抓在了叶蓉的胸口,另一只手搂住叶蓉的小腰。

“啊,你干什么,放开我,我不是鸡,我也不认识你们船长,我只是来借个手电筒的。”叶蓉假意挣扎,却没有推开大副,因为大副的力度刚刚好,明显是个玩弄女人的老手,叶蓉舒服得差点哼出来。

“那你到我们船上干什么的呢?”大副嘻笑着说。

“啊……嗯……别……放开……我……借……借我个手电筒,我……我……不……啊……别弄我……”叶蓉很敏感,被大副揉捏着奶子,身体已经开始软了,呼吸也急促起来。

“宝贝,你说什么啊,别放开你?弄你?是不是这样啊。”大副故意把叶蓉的断断续续说的话连起来说,连起来说的话断开来说。叶蓉觉得这个大副还真是聪明,净挑对自己有利的话,嗯,都已经告诉他们自己是来借手电筒 的,他们还这么大胆,玩奶子的动作又粗鲁又娴熟,身体都软了,真是舒服。反正跟他们不认识,全是外地人,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细,好像说第二天就会开船走了,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很大,需要释放一下,而且也有段时间 没有性爱了,生理上也有需要,不如……呵呵……跟他们……玩玩……想着想着,叶蓉竟微笑了起来,目光也暧昧起来。

“可我们为什么要借给你手电筒呢。”光头见船长已经开始动手,也把手伸到叶蓉的裙摆里面抚摸她的后背和屁股,他的手很粗糙,摸在叶蓉细腻的皮肤上很有感觉。

“那……你们只许摸一下啊,摸完以后,可得给我手电筒啊。啊……快关上门啊……真是的……别让人看见……”叶蓉假装反手关门,实际上是把手别在后面,摆出一个任人宰割的样子,“手电筒要多少有多少。宝贝儿,你可真香。”光头一边继续抚摸叶蓉的屁股,一边亲吻她的面颊、脖子。

“你们……啊啊……嗯……怎么还亲上了……”叶蓉全身都是性感带,一股股暖流从下身流向全身,不由自主地扬起头,伸直脖子,任由光头亲吻。

“你们光摸光亲有什么过瘾的,跟她谈谈价钱吧,一人搞她一炮!”斜眼男人认定叶蓉是个妓女,但大副和光头并没有理睬他。

“啊,你们,啊,啊,差不多了吧,可以,可以给我手电筒了吧。”在大副和光头的联手进攻下,叶蓉觉得自己下边已经开始湿了,阴道里像千万只小虫在咬一样,奇痒无比,不由得伸手去摸他们的肉棒,嗬,好大,虽然是 隔着裤头摸,但尺寸真的很让叶蓉满意,尤其是光头那根,真是异常粗壮。

大副愣了一下,停止了猥亵,惊讶地看了看叶蓉。

叶蓉冲他抛了个媚眼,轻声娇喘着说:“大副先生,你的手电筒,好大,好硬。”

“原来你说的手电筒是这个啊!”大副恍然大悟。

“讨厌,非要人家说出来。人家那里痒嘛,找根手电筒止止痒。”叶蓉淫荡的笑着。

“兄弟们,我们捡着宝了!”

“宝贝,我们三个人,你准备收我们多少钱。”斜眼男人觉得还是先把价格谈一下。性吧首发

叶蓉觉得有点烦他,我又不是妓女,又没有打算收钱,总这么问真是讨厌。哎呀,刚才摸了下他们的肉棒,更兴奋了,淫水更多了,下边肯定湿得一塌糊涂了,要快点开始。

叶蓉看了看斜眼男人,没有回答他的话:“我的内裤被你们弄脏了,要赔的。”

“没有吧,我手不脏啊。”光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怎么没有?”叶蓉将自己的裙摆掀了起来,让他们看。

三个男人直勾勾的盯着叶蓉的内裤,那是一条已经湿了的粉色内裤,三个男人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几乎要流下口水。

叶蓉看着三双色眯眯的眼睛,大大方方的弯腰脱下内裤,递到大副手上,说:“都是你们,害得我流了好多淫水,大副哥哥你评评理,是不是被你们弄脏的。”

大副咽了下口水,粗鲁地一把拉过叶蓉,用力的搂住,说:“原来你是个骚货!”

“啊!轻点!”叶蓉躺在大副怀里,抚摸着大副浓密的胸毛,挑逗着说,“船舱里好热,你们脱成这样,只顾自己凉快,也不帮我……凉快凉快。”

大副立刻松开叶蓉去寻找连衣裙的拉链,不过这件高档连衣裙并不好脱,大副一时没有找到。叶蓉有点不耐烦了,见光头有些蠢蠢欲动,于是高兴地给他一个鼓励的表情。

光头立刻拉住叶蓉的衣领,双手向外一撕,叶蓉的纯白连衣裙顿时被撕裂开来,叶蓉配合着缩了缩肩膀,连衣裙顺着叶蓉的身体滑落在地上。

“好猛,好猛啊,裙子撕破了,你们也是要赔的。”光头的表现十分威猛,叶蓉打心眼里喜欢。

斜眼男人是个老实人,他很紧张:“我们的钱都在船长那里,这裙子……要几百?”

光头白了他一眼,“你识不识货,这裙子至少上千!”

叶蓉心想你真小看了这条裙子,这裙子是欧洲名牌的限量版,怎么能用千做为计价单位呢。

“骚货!你还指望我们会赔,告诉你,我们明天就离开这里了,再说赔的事,信不信我们杀了你扔海里喂鱼!”大副恶狠狠说,然后一把扯下叶蓉的胸罩。

“至少也要先奸后杀啊。”叶蓉调皮的鼓励他们。

“啊!”三个男人惊得叫了起来,这也太出乎意料了。

“我的奶子够不够大?”叶蓉赤身裸体后,身上更是炽热,她决定更加主动一些,于是挺起胸,把大副和光头的手拉过来按在自己两个奶子上。

“这奶子真不错,又大又圆。”光头贪婪的用嘴含住奶头,吮吸着。

“嗯,手感也好,真有弹性。”大副对叶蓉的奶子也是赞不绝口。

“好玩吧,玩过之后,你们可要好好赔我的裙子和内裤。”叶蓉的奶子非常大,说是豪乳一点也不为过,跟她纤瘦的身材很不对称,双峰特别结实,很挺,翘翘的,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形状,奶头的颜色也是男人最喜欢 的粉红色,特别诱人。最近叶蓉发现自己的奶子变得更大了,时常有酸涨感,估计和上次怀孕有关。

“我们没钱赔你!”斜眼男人很沮丧,他还是看不出叶蓉是个免费送上门的骚货,智商令人捉急啊。

“我又没说让你们用钱来赔我。”叶蓉的奶子被刺激着,全身发软了,呻吟着说:“用精液赔就是了。”

“哈哈,原来真是个贱货,精液有的是!”光头率先脱下了裤子。

“想不到长这么漂亮的妞,居然这么淫荡!”大副将叶蓉抱到台球桌上,也脱掉了裤子。

“这么多天一直想地方泄泄火,没想到来了个淫荡的妓女!”斜眼男人的裤头也脱下了来。

叶蓉走到台球桌边,坐了上去,双脚交替抹下高跟鞋,赤身裸体的挑衅的说:“快来啊,既然都知道我很骚了,就别浪费时间了。”

三个男人像三条恶狼一样围在台球桌周围,黝黑的皮肤和漂亮白皙的叶蓉形成鲜明的对比。叶蓉看着三根粗大的肉棒,兴奋得直抖,本想欣赏一下日落就走的,想不到这么好运气,遇上三个强壮的男人,他们跨下的肉棒的尺 寸大得吓人,叶蓉非常满意。

“哥哥们,今晚我是你们的了,可是轮暴我的顺序由我来定。光头哥哥先来,大副哥哥第二个……”叶蓉按肉棒尺寸的大小排了顺序,光头的肉棒是最大的,几乎和叶蓉的小臂一样粗,叶蓉很喜欢。

“凭什么听你的!”斜眼男人说。

“因为我是免费的啊。”叶蓉理直气壮,“再说,我挨操的时候,你们可以玩我别的地方啊。第一轮结束后,还想操我的,就可以自由发挥。”

“好吧,看在是个免费逼的份上,依了你。”大副同意了。

“那就快来吃了我吧!”叶蓉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她迫切希望光头的那根超级肉棒插入自己的逼里。她对着光头讨好的媚笑着,向后躺了下去,屁股落在台球桌的边上,后背靠在台球桌内,这样的姿态使阴部自然挺起,加上 叶蓉张开了两条修长的双腿,阴部完全暴露着,一副欠操的模样。

但光头并没有把肉棒插入叶蓉的逼里,他双手撑在台球桌边,低下头,将嘴靠近叶蓉的阴部,用舌尖舔了一下:“真香!”

叶蓉浑身一颤,原来这个光头有这个爱好,这下可惨了,自己刚才被撩了半天,已经是欲火焚身了,这个光头还要来这手,真是要命。不过顺序是自己定的,没办法,只好由着光头,希望他快点。

光头的确是个前戏高手,他的舌头非常灵活,时而插入叶蓉的逼里,时而围着阴蒂打转,时而上下反复舔扫,时而嘬住叶蓉的阴蒂用力的向外吸,叶蓉只得双手抓紧台球桌的两侧,身体呈大字型。

“她的腿真长,真白,真美!”斜眼男人抱住叶蓉的左腿,帮助光头掰大叶蓉的阴部,用舌头在叶蓉的美腿上舔来舔去。

“我也是美腿控啊,这大长腿的确漂亮,一点斑都没有,纯白无暇,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大副双手拉过叶蓉右腿,用力的亲吻着。

不可否认,叶蓉的确有双修长而洁白如玉的美腿,根本用不着丝袜修饰。平时走在大街上,总能引起一大群男人向她的性感美腿投来火热的目光。现在两条美腿被拉开到最大,被两个丑陋粗俗的男人占据着,用他们腥臭的嘴 巴亲吻着,用肮脏粗糙的大手爱抚着。叶蓉不但不反感,反而被刺激得淫水直流,如开闸泄洪一样向外流着,正在舔阴的光头惊讶的抬起头,“你的性感带在腿上吗?你真是水做的。”

其实叶蓉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是性感带,男人稍加抚摸就会刺激的不得了。不过她不想回答光头的话,现在下半身被侵犯着,不够啊。叶蓉喉咙里发生醉人的呻吟声,双眼紧闭,胸部用力的向上挺,多么希望自己的奶子也 被蹂躏啊,最好全身都被男人占领,一寸也不要空着。

叶蓉正想着,突然感觉有人跳上台球桌,桌子沉了一下,然后有根骚臭的肉棒顶在自己的嘴唇上,叶蓉想也没有想就含了进去,习惯的用舌头圈舔着,也不问问是谁的。亢奋中的叶蓉没有注意到,这其实是第四个男人的肉棒 ,而且,桌边还站着第五个男人。

第五个男人声音很低沉:“哪来的婊子!”

“啊,船长你回来啦。呵呵,我们也不知道哪来的,反正挺漂亮的,还是个免费逼,骚得不行,才玩了她一小会儿,地板上全是淫水。”大副说。

“这骚货骚得厉害,不信你看。”光头说完就一口含住叶蓉的阴蒂,用力裹紧,向外有节奏的嘬着,一连嘬着七八下,叶蓉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刺激,想推开光头,手却够不着;想吐出嘴里的肉棒,却塞得更紧更深了。只得 全身绷直,胸部高高耸起。光头最后一下嘬得特别有力,嗫得阴蒂充血,然后猛得松开,一股淫水立刻从叶蓉的阴部飞溅出来,如瀑布一般,喷射在光头的脸上。

“嗬!潮吹了!”骑在叶蓉身上的男人惊叹道,“我还是第一见这么漂亮的女人潮吹,而且是喷得这么多,太壮观了。”

叶蓉一连喷出七八波淫水,身体不停地抽搐着,快感占据了整个大脑,有了种快上天的感觉。不过嘴里的肉棒胡乱向里插着,使叶蓉惭惭恢复了意识,咦,这根肉棒怎么这么短小,远远不如刚才那三个男人,叶蓉睁开了眼睛 .

只见一个长得极为猥琐的瘦小男人跨在自己的脸上,尖头尖脑,一脸奸笑,像只猴子,丑陋的肉棒很短小,完全不是叶蓉的菜,这,太逊了吧,唉,算了,短归短,终究是个男人的肉棒。性爱中的叶蓉对肉棒向来都是不挑不 拣,只要是男人的肉棒,就接受。至于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更不在叶蓉的考虑范围。叶蓉用余光看了看船长,这个是矮矮壮壮的男人,脸上长满了横肉。很好,都不认识,又多了两根肉棒。性吧首发

“张会计,你干到她喉咙里算了。”斜眼男人说。

原来他就是刚才说的张会计。叶蓉心里清楚得很,这个斜眼男人明显对张会计的插队很不满意,但又不敢明说,毕竟会计掌握着财政大权,只能变着花样嘲笑张会计肉棒的短小。果然,张会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一句话也说 不出来,只是一个劲的乱插,但长度真的不够,根本不可能插到喉咙里。

叶蓉用手摸了摸张会计的蛋蛋,托了托他的胯部,示意他不要乱来。然后吐出张会计的肉棒,轻轻地说:“张大哥,麻烦你托下我的后脑,用力点,别怜香惜玉,我没关系的,你刚才太温柔了,我不习惯。”

张会计愣了愣,瞬间爆发了,他双手托住叶蓉的后脑,用力向自己胯下扳,肉棒也不顾一切的向叶蓉嘴里冲锋,一边冲一边吼叫着,完全不把叶蓉当人。叶蓉不但不反抗,还双手撑起身体,张大嘴巴,甚至还在张会计冲锋的 间隙调整角度,方便张会计更有力的插入。

“啊!啊!啊!操死你操死你!”张会计的声音很细,动作也不够粗野,但叶蓉相信,这已经是他最粗野的表现了,现在要尽快让他射精,然后换站在边上的船长,才是叶蓉的目标。

这个张会计只插了一分钟不到就没力气了,放开了叶蓉。叶蓉向边上的男人微笑了一下,示意该你来了。

但船长动都没有动,说:“今天张会计讨款有功,让他玩得尽兴点。”

叶蓉懂他的意思,船长作为船上的最高领导者,的确对有功之人要给予奖赏。但是不对啊,你要奖励张会计,凭什么命令我来伺候他呢,我又没收你钱。

“张大哥,你好厉害,我的喉咙都要被你干烂了。”其实张会计根本没有插到叶蓉喉咙里去,他的肉棒太短了。叶蓉继续说,“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的喉咙等下还要伺候船长呢。”

张会计见叶蓉给他找了个台阶,很乐意的点了点头。

叶蓉伸手握住张会计的肉棒,上下蠕动着,为张会计手交,并将龟头对准自己的秀美的脸。

“张大哥,能送点精液到我脸上吗?我想洗洗脸。”

张会计一阵子抽动,双手抓紧叶蓉的正在给自己手交的小手,叶蓉愣了一下,张会计抓紧自己的手,等于是握着自己细腻纤长的小手给他自己自慰,于是不再动了,任由张会计玩弄。只是为了让他射得更快些,叶蓉用另一只 小手去摸张会计的蛋蛋,轻轻的抚摸着。

随着张会计动作加快,叶蓉感觉到他已经快要射了,很愉快的亲吻了一下张会计的龟头,张大清澈的眼睛,一脸清纯的样子,淫荡地对张会计说:“来啊,颜射我啊,别客气,把你的精液统统射我脸上吧,反正我是个不要脸 的贱婊子,我需要你的滋润……”

叶蓉本还想再说几句淫荡的话,但是张会计已经射了,但射得不多,连眼睛都没有能糊上。

见张会计一脸的窘样,叶蓉只能再替他找了一个台阶:“张大哥,你是不是在外边干过别的女人了,好厉害哦,我就喜欢你这样见一个操一个的男人,你休息一下吧,等下我要把你榨干。”

张会计讪讪的下了台球桌,叶蓉斜过头来看了看船长,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大奶子,一边说:“船长哥哥,我的两只奶子早就在等你了哦,快来吧。”

船长哼了一声,走到台球桌边,推开正在玩弄叶蓉下体的光头等三人,看了看叶蓉的阴部,脱下了裤子。大副、光头、斜眼男人怨恨的看着船长,却又不得不让位。

叶蓉坐起身,娇声说道:“船长哥哥,你来迟了哟,我跟他们说好的,轮暴我的顺序是从光头大哥开始的……”

“这船是我说了算!”船长喝道。

“这逼是我说了算!”叶蓉毫不示弱,“别的地方随你怎么玩,这逼得让光头大哥先操。再说,我也不亏待你,我的奶子可真是我身上最好玩的地方。”

“你的奶子的确大,很坚挺,手感也好,说是极品一点也不过份。”船长把玩着叶蓉的奶子,看着叶蓉沾着精液的脸,说:“我不喜欢玩别人玩过的逼。在这条船上,任何女人的逼都是我第一个上。”

“那可对不起,我这逼也不知道多少男人的肉棒插过了,这段时间我还刚刚被人操大了肚子,打胎没几天呢。”

“哦,我的意思是,在这条船上的女人,向来我是第一个玩。今天张会计有功,才让他先玩,但也没让他射你的小逼。”船长面露凶光,手上使劲,几乎要把叶蓉的奶子捏爆。

叶蓉没有闪躲,强忍着奶子的疼痛,“你一定要先玩我的逼?”

“废话!”

“真霸道!那你得把我的奶子让给他们玩。”

船长考虑了一下,松开了手。

叶蓉赶紧揉了揉奶子,缓解了一下疼痛,感觉奶子被这么一刺激,好像涨得更厉害了。然后抬起头,对着光头眨了眨眼睛,“光头哥哥,委屈你了,先过来玩下我的奶子吧,我的奶子真的是现在我身上最好玩的地方。”

光头也知道争不过船长,只好这么下台了,他移步到台球桌侧边,用力挤捏叶蓉的一个奶子,叶蓉立刻夸张得呻吟了下下,然后躺下去。

“啊啊,好哥哥,我躺下来,会不会影响奶子的形状,还够不够大了?”

“大,还是真是大!翘翘的,很结实,手感真是棒,躺下来一点也没有变,的确好玩。”光头嘴里这么夸道,却心不在焉的看着叶蓉的阴部,失望地看着船长用肉棒磨擦叶蓉的阴道口,很明显,光头希望玩的并不是叶蓉的奶 子。

叶蓉当然看得出来光头的失望,她既然一开始就选择光头做为第一个操自己的男人,就一定会想尽办法实现!

“啊,啊,啊,好大力啊,光头大哥,你玩得我好兴奋。你刚才,刚才吸我逼的时候,我好爽,居然把我吸出高潮,还潮吹,我想,你再用力吸我的奶头,一定也会更有意思。”

光头不是傻子,听出叶蓉话中有话,他迟疑着看了看叶蓉。

叶蓉的呻吟声更大了:“我的奶子快要被光头大哥挤爆了,爆掉吧,爆掉会更精彩。”

光头惊喜极了,一条腿爬上台球桌,趴在叶蓉胸口,双手用力挤着叶蓉的奶子,嘴巴同时嘬住奶头,用力的吮吸起来。

“啊!啊!好爽,好爽!”在叶蓉的尖叫声中,光头吸出了一口奶水,吐在叶蓉的脸上,跟张会计的精液混在一起。

“哈哈,这婊子的奶子里有奶水!真他妈的甜。”光头兴奋地说。

大副和斜眼男人立刻开抢另一只奶子,不过大副身材高大,斜眼男人争不过他,恨恨的站在边上看。大副的力气很大,用力一挤,竟然直接把奶水挤了出来。

“啊啊……哎啊……啊……啊……好爽……奶水被你们挤出来了……”

“怎么会有奶水?”船长怔怔的问。

“我刚才说了啊,我的奶子是我身上最好玩的地方,人家特意留给你的呢,你还不要,非要抢光头哥哥的东西。”

“我哪知道你有奶水?”

“我不是告诉你的嘛,我前段时间让人操大了肚子,刚打的胎,时间不长,当然会有奶水了。唉,也不知道是谁的,那天内射我的男人好几个呢,否则应该请他来喝奶。”叶蓉以前也曾被人干得怀孕过,打胎后不久在一次高 潮中泌乳了,这次的情况相似,而且乳房之前就酸涨得厉害,泌奶在意料之中的。

“我……我没细想!”船长后悔极了。

叶蓉不再理睬船长,她对光头和大副说,“奶水少,你们留点给斜眼大哥啊。”

船长急了,骂道:“你们给我下来,这两只奶子归我,这逼你们拿去玩。”

大副怒了:“船长!你讲不讲理,刚才是你要玩她的逼,人家要你玩她奶子你不肯,主动放弃了。”

光头也急了:“你要玩她的逼,我认你狠,让给你了,你现在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叶蓉心里好笑,这几个男人真好忽悠,都是一船上的,居然还为了我这个贱货争起来了。“光头大哥,你吃点亏,先去玩我的逼吧,还按刚才说好的顺序。船长也不要太霸道,虽然我喜欢霸道的男人,可我有两只奶子啊,你 占一个,另一个还让大副哥哥玩。”

“我呢,什么也没有!”斜眼男人听了半天还是没自己的份。

叶蓉冲着他张了张小嘴,斜眼立刻爬上来将肉棒塞入叶蓉的嘴里。嗯,这根肉棒可比刚才张会计的大多了,好有感觉。

船长不再说什么,一口吸住叶蓉的奶子,用力的吸着;大副也不示弱,抓住另一只奶子,用力挤奶,然后把挤出的奶舔得一干二净。性吧首发

这次光头没有再慢慢玩弄叶蓉,他双手掰开叶蓉的双腿,将肉棒顶在叶蓉的阴道口,稍稍调整了一下角度,使劲一插。随着“啊”的一声,叶蓉全身收紧,光头的龟头插入了她的阴道。

啊,好大,好充实,整个阴道口一下子被撑到最大了!可……可是……怎么不完全插进来,我需要整个阴道都被肉棒塞饱,撑破了也关系!

光头的肉棒的确只是顶开了叶蓉的阴道,并没有完全插进去。看来光头对自己的肉棒很有数,知道自己肉棒太大,比较体贴叶蓉,所以只插入一个龟头,让叶蓉先适应一下。叶蓉眉头紧皱,怕无意中伤着斜眼男人的肉棒,嘴 里不敢用力,只得先吐了出来。

“臭不要脸的贱货婊子,你的逼还真是紧,跟处差不多,不过看你这样就知道你至少被操过一万遍了,绝对的烂货!妈的,你的逼就是个公用厕所吧,而且是免费公用男厕所,逼里也不知道收到多少吨精液了。”光头辱骂道 .

叶蓉本来担心自己想尽办法换回阴道来给光头操,会让光头产生感激而被温柔对待。现在看来这种担忧是多余的。嗯,被辱骂的感觉很舒服,就是动作上还是不够粗野。不过叶蓉有办法,她大声哀嚎起来:“啊,啊!好痛, 好哥哥,你使劲,使劲插,别管我!我好不容易把逼要回来给你操就是让你狠狠的插的,你停下来干什么,干嘛这么体贴我,你也不看我配不配接受你的体贴。大鸡巴哥哥,快啊,用你的大鸡巴插死我,用力插,插爆掉也没 有关系,快用力啊,插爆这个小逼吧,这就是个烂逼,不值钱的烂逼,炸了也没关系。”

光头愣了一下,一咬牙,放弃了对叶蓉的体贴,暴吼一声,将宛若叶蓉手臂的肉棒狠狠向叶蓉的阴道里插去,根本不管叶蓉是否能够承受。

叶蓉惨叫连连,眉头紧锁:“对,对,就这样,我把逼要回来给你操,你就不要怜惜我,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吧,越狠越好。你不是说我的逼是免费公用厕所吗,对啊,说的对极了,这逼被多少鸡巴光顾过了数都数不清,这些 鸡巴全是内射,留下的精液我全吸收了。干我的男人没有一个用套的,用套就是对我的不尊重。啊,啊,又插深了,好美,好棒,好痛,好爽啊,操啊,操死我,我是个破鞋啊,啊!啊!破了,我真的破了!啊!好痛!”

大副回过头了,说:“这婊子太贱了吧!哎,光头,你鸡巴太大,别被这不知死活的小婊子刺激得真把她的逼干破了,等下我们还要玩呢。”

光头停在那里,满头大汗:“这个……这个……刚才用力过猛……好像……”

船长大怒:“光头!好心让你操逼,你竟然把她操爆了!把你的鸡巴拨出来!”

叶蓉两眼发直,愣愣着说:“爆了就爆了呗,啊,不要拨,好疼,不要动了,真的很疼啊。”

光头怎么会同意叶蓉的请求呢,他压根儿没有进行任何考虑。在船长的催促下,他缓缓把肉棒拨了出来。叶蓉阴道内的疼痛刺激了她的受虐性,随着光头拨出肉棒,她发出长长的呻吟声。

“这么疼也能叫床?”光头嘲笑道。

“这婊子叫床还真好听!”斜眼男人没有位置玩叶蓉,只能在一边打手枪。

“奶水怎么更多了?呵呵,看来这婊子喜欢受虐啊,越疼越兴奋啊。”大副眼光不错,叶蓉心里给了一个赞。

叶蓉看了一眼光头的肉棒,龟头上带着一些血丝,估计把宫颈口操破了。毕竟光头的肉棒太大太粗,用力又过猛了,唉,都怪自己,生怕船长反悔,一时心急就催光头快点干自己了,应该先好好适应一下再让这根超级大肉棒 深深插入,这样会舒服很多。

“妈的!这逼被操爆了,我们还怎么操了!刚才就不该让给光头!”船长后悔不迭。

这时斜眼男人走到光头的位置,推开了他,说道:“这逼完了,奶水肯定要被他们俩个吸光了,我他妈什么都没有玩到!算了我吃点亏,就玩玩这破逼了。”

叶蓉忍着奶头的疼痛,对斜眼男人说:“谢谢你,这逼破成这样也肯玩……啊!啊!”

斜眼男人半天没有机会玩弄叶蓉,现在他根本不管叶蓉的逼到底伤在哪里伤有多重,一上来就死命的向里插。叶蓉刚刚被光头的大粗肉棒撑大了阴道,经过潮吹的阴道也有着足够的润滑,斜眼男人第一插竟就插了个尽根而入 .

“痛啊,痛啊!”叶蓉惨叫着,“你插到我子宫里去了,求你饶了我吧,鸡巴不要动了,刚才我的宫颈破了,你一动就要擦到伤口,啊!啊!不要抽插!不要!啊!啊!啊!” 光头看着叶蓉痛苦的表情,对斜眼男人说:“你故意的吧。”

斜眼男人一边飞快的抽插着,一边不屑地说:“反正是你弄伤的,疼死她与我无关!”

斜眼男人的肉棒虽然比不上光头那么大的离谱,但也是相当大的尺寸,龟头不停地碰撞叶蓉的伤口,而且这个伤口还是叶蓉身上最娇嫩的地方。斜眼男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根本没有一丁点儿怜惜,只顾着飞快的抽插。叶蓉 知道求他停下是没有用的,只得强忍着疼痛,双腿悄悄收紧,暗暗用力,施展缩阴绝技。叶蓉每次缩阴,都能有效的加快男人的射精时间,但这次有所不同,因为缩阴时自己的伤口更疼了。

长痛不如短痛!叶蓉咬紧牙关忍受着,有节奏的缩阴,带给斜眼男人更多的刺激和快感,果然,斜眼男人低吼一声,将精液射入叶蓉子宫里。

“真是爽啊!”斜眼男人满意的抽出了肉棒。

说来奇怪,叶蓉的阴道被精液滋润过后,居然不怎么疼了。她心想,经过斜眼男人的抽插,阴道应该适应了,现在再让光头插进来,绝对没问题。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