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生活 >

护儿妈妈成性奴-第三章 校园调教美师 校长藉机染指逞奸 (一)

  我和妈妈经过一夜好眠,早上起来,妈妈很快就化好妆、穿好阿雄规定的衣服,为我准备早餐。因时间有限,无法再向前一天那样互相喂食,所以很快就用完餐了,可是还有一个小时,所以我们不必那幺早出门,两人就坐在客厅中聊天。可能是因为今天要见阿雄那恶魔,妈妈这时脸上明显不太高兴,她不想把一天中的第一次就给阿雄糟蹋,妈妈主动的挑逗我,到我身上套弄我的鸡巴,可能是因为赶时间,再加上到晚上回家前,妈妈都是阿雄的女人,所以这次的做爱,反倒让我有点偷情的刺激,全力的冲刺抽插,很快我就射精了,妈妈脱掉内裤、丝袜,回浴室随便冲洗一下,再回房间补好妆,时间刚好,我们母子就手牵手的出门到学校去了。

  虽然我就读的学校,是T市公立高中,但因位处郊区,教学资源不足,校际排名始终是后段名次,属三级高中。我们的校长叫朱阶,刚调来还不到一年。听老师闲聊时谈起,校长原是中央单位的高级督察,但却极为好色,常藉视察机会,对下级的学校漂亮女教师性骚扰,传言,还有女教师被迫献身或惨遭迷奸,而校长夫人就是因遭他的狼爪侮辱,为保全名节,才嫁给他。虽然他靠着妻子娘家的关系,仕途顺遂,但却死性不改,在一次视察机会后的餐宴中,调戏在场坐陪的一位女老师,却没料到,这位女老师的姐夫,是朱阶服务单位的上级主管机关的高级专员。丑事传到这位高官的耳里,二话不说,当场下条子,把已经内定接任主管的朱阶外放降调,并限定即时离职。朱阶连反驳挽救的机会都没有,只得带着妻子与刚上大学一年级的女儿黯然离开。

  朱阶虽遭逢此大劫,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本来预订调至偏远乡村,朱阶至岳丈家跪了一天一夜,保证自己一定会痛改前非,绝不再犯,才未被迫离婚,并在花了一笔钜额精神赔偿金后,调职新任单位也改为本校。可是朱阶来没多久,就故态复萌,虽不敢再奸淫女教师,但包括我妈、教授音乐的学艺主任何老师、福利社老板娘等人,都曾被朱阶毛手毛脚调戏。还有流言,守卫的校工苏灿,为了这分工作,还主动献妻陪朱阶喝酒玩乐、负责行政庶务的美铃阿姨,为了照顾公婆养家,在遭到朱阶性骚扰,也是敢怒不敢言。

  阿雄今天也是早早就到学校了。进班上后,我和他点了点头,两就先后走出教室到楼梯口「雄哥,好已和那个女人谈好,她也答应尽量配合,但这里毕竟是学校,而且我也在这里,希望你能给个面子,要不给其他看到,就不好了,你说是吧!她答应中午会到校外等你,我看雄哥你就带她去宾馆解馋!如何?」

  雄哥想了一会「说的也是,要是被别人看见,我是无所谓,但只怕你们母子无法做人了,好,就听你的」

  不过早自习点名时,阿雄仍是未进班上,而是等在走廊的楼梯口,他说,实在是太想我妈妈了,就算是抱一下、亲一下也好,希望我配合。我把阿雄的话转告妈妈「我看就勉为其难应付一下吧!中午时,你就到郊外的爽阁宾馆302房,他会翘一节课,提前到那里等」说着,给了妈妈一个飞吻,妈妈难掩忧郁的色,向我点了点头,就走出室,看着下身穿着浅绿色短裙,脚穿白色丝袜配白色尖头,后面系带高跟鞋的妈妈,扭着丰满翘臀往走廊底端走去,我有心痛的感觉。

  我们教室是在四楼,再上去就是楼顶了。阿雄的地盘就是从楼顶到三楼,这是教官与其他老师默许的,他们在那里做什幺,没人会管,也没人会到那里去,以免遭这帮混蛋的毒手。

  阿雄独自一人等在那里,见到妈妈,脸上露出急色的模样,示意妈妈到顶楼入口处,在那里,阿雄他们放了二张教室桌子和几张子。妈妈跟在阿雄身后,一进到楼梯间,阿雄就猛的转身一把抱住妈妈「美人!想死我了」

  妈妈也回应到「谢谢主人老公让我休息,性奴也挂念主人老公!」

  阿雄把妈妈放开,从头到脚来回看了妈妈几遍「不错!有照我规定的穿,虽然还是太长,但勉强接受吧!现在把裙子撩起,让我看看里面是不是也一样呢?」

  妈妈面有难色「不能等到中午吗?性奴到时让主人老公看个够,全部都只给主人老公看」

  阿雄听妈妈如此配合,并未生气「要不你走过来,我自己伸进去看,不要再讨价还价了,一下就好!」

  妈妈只得照做,并配合微微将裙子提高些,以方便阿雄的头伸到里面。可是没想到,阿雄不但把头伸进去,还更进一步把两只手一起伸进去,揉捏妈妈的肥臀,并扶着妈妈,就这样隔着丝袜、内裤,轻咬、舔吮妈妈的阴阜,还边「嗯!香!好吃!香~啊~」而且又挪出一只手,揉抚妈妈的三角根处,弄的妈妈痒难耐「嗯哼~主人~嗯~老公~慢~僈点~这里~不~嗯哼~不好~中~中午~嗯~哦~」阿雄这才想起我的,才把妈妈放开。

  不过就在阿雄把头从裙子里伸出来时,他注意到妈妈的丝袜美脚上的白色漆皮高跟鞋,勾起他的恋物癖欲。阿雄让妈妈拿张椅子和他面对面的坐着「大帝说不能在这里弄你,那让我玩一下美脚该不会拒绝吧?」

  妈妈想“如果拒绝这恶魔,激怒了他,那就真的不太好了”因此主动把两脚抬起放在阿雄的裤裆处「请主人老公享用!」

  阿雄对妈妈的顺从,颇为满意,虽然妈妈的口气,始终是冷冷的,但态度已比之前温和许多,因此开心的把妈妈两只丝袜美腿一起抓在手里,抚摸揉捏,又把一只高跟鞋脱一半,把鼻子凑上去用力吸闻,最后再把高跟鞋完全脱下,拿着用力吸闻了几下后,开始舔吮妈妈的美脚。阿雄玩完了右脚,又用同样方式把左脚完了个够,最后才帮妈妈把高跟鞋给穿上,然后将妈妈穿着丝袜高跟鞋的美脚左翻右扭的欣赏了一阵才放到地上,并和妈妈舌吻了一阵,直到早自习结束钟响,才放妈妈回办公室准备上课。

  上午最后一堂课,正巧是妈妈负责授的国文,阿雄没上课,已经难耐的早早就到宾馆等候。妈妈来到班上,见阿雄坐位空着,已了解难逃此劫,望着我,只能无奈的苦笑。我利用下课钟响,妈妈收拾东西的空档,走到妈妈身边「总是要面对的,还是快去吧,要不然,怕赶不回来上下午的课呢!」

  妈妈叹了口气,无奈的离开学校。另一方面,阿雄来到宾馆预定的房间,打开电视成人频道,看了一会,颇觉无聊,发现房间内摆着一张情趣椅,想到等一会又可再干魏老师的骚穴,不由得鸡巴又硬了起来。为了增加干穴的乐趣,阿雄利用情趣椅自己试着在上面摆着各种姿势,以便待会儿好让魏老师照着做。

  而就在阿雄玩的正兴起,妈妈也来到宾馆,找到我告诉她的房间,才一进门,就被阿雄一把拉着坐到情趣椅上「美人!想死我了!我告诉你,这个好玩,我已经研究半天了,想出一些花招,来,时间宝贵,先把两只脚放上来…」

  妈妈挣扎着爬起来「主人老公!先等一下,让我先把衣服脱下来,要不然,等一会还要回学校就没衣服穿了,好不好?」

  阿雄本来不肯,但禁不住妈妈苦苦哀求,以及妈妈主动献上香吻,阿雄才答应「只能脱上衣和裙子喔!」

  而就在妈妈开始脱上衣衬衫时,阿雄已急色的钻到妈妈裙底,隔着丝袜和内裤,舔咬妈妈的小穴,弄的妈妈骚痒难耐,费了好大劲才把上衣和胸罩脱下,等到把裙子拉炼拉下,阿雄已等不及,把头伸出来,一把将裙子拉到脚下,然后把妈妈抱到八瓜椅上,把妈妈两只丝袜美腿分开架在支架上,边亲吻妈妈,一只手搓揉妈妈的大奶,一只手则是在丝袜美腿来回揉抚、搓捏。

  一会之后,阿雄开始利用八瓜椅支架,把玩着妈妈穿着高跟鞋的丝袜美脚,当阿雄把高跟鞋脱下,放在鼻子用力吸闻,还忍不住边闻边说「穿了一个早上,果然味道比较浓,真香~嗯~香~嗯嗯~好闻…」

  阿雄舔咬高跟鞋好一会,仍是意犹未尽,索兴把高跟鞋放到一边,舔吮妈妈的秀足,一只手则隔着丝袜内裤,抠挖着阴阜中间的那条细缝,直到丝袜被抠出一个洞,阿雄才放弃妈妈的美脚,把内裤拨到一边,露出妈妈肥厚的阴唇,再把嘴凑上前去,用舌头舔吮妈妈的骚穴。妈妈本来抱定此次不能再陷入情欲感官世界,一定要保持理智清醒,但是经不住阿雄连续的挑逗,不但两颗乳头已涨红矗立,妈妈的意志也已溃决,朱唇微启的「嗯嗯~啊~哦哦~啊~嗯哼~嗯~啊啊~哦~喔~」呻吟浪叫起来。阿雄跪在地上,不一会就两脚发麻,因此把妈妈拉到床上,两人呈六九式,让妈妈替他口交,他则是继续边玩妈妈的丝袜美脚,边继续舔吮妈妈的骚穴,妈妈被舔的淫水犯滥,阿雄也「啜~啜啜~」的全数吞下肚。

  经过我连日的调教,妈妈的口交功夫愈来愈好,不一会,阿雄的鸡巴就已坚硬如铁。阿雄再让妈妈坐到八瓜上,同样把两只丝袜美腿放在支架上,让小穴向上暴露出来,阿雄则是「噗嗤~」一声,将鸡巴插进小穴里。阿雄边慢慢抽插,将鸡巴一点一点深入小穴,边说道「哦~爽~真他妈的紧啊~干了这幺多次~还这幺紧~还会一吸一吸的~真是少有的名器~喔哦~夹的鸡巴好爽~爽~」而妈妈则是被阿雄一说,羞红了脸,美目紧闭的「嗯哼~嗯~嗯嗯~哼嗯~」喘息呻吟。

  阿雄的巨屌不断挺进,最后终整根鸡巴完全没入骚血穴里,起初阿雄还维持这九浅一深的插穴法,但在妈妈纤纤玉指抚揉睾丸的刺激下,阿雄终于忍不住的开始全力冲刺,就在马眼感到一阵酥麻,阿雄才暂停动作,他不想这幺快就结束这场幽会,因为还有好多姿势还没嚐试呢,因此他将鸡巴抽出,把妈妈抱起,换他坐在八瓜上,妈妈则坐在阿雄身上,而两只脚仍放在支架上,以这个姿势套弄阿雄的鸡巴。虽然阿雄两只手放在下边托着妈妈的屁股,帮妈妈套弄,但这样的姿势,对妈妈毕竟比较吃力,妈妈不一会就已是香汗淋漓,套弄的速度也渐渐变慢许多。

  阿雄休息够了,又改变姿势。他让妈妈上半身俯卧在椅子上,两只脚向后直伸,阿雄则扶着妈妈的丝袜美腿,从后方抽插妈妈的骚穴。在阿雄的拖拉之后,妈妈的上半身渐渐离开椅子 到后来,变成整个脸躺到了地上,阿雄也愈插愈快,最后把积存数日的浊精全数射进妈妈的小穴,妈妈也再度失神的躺在地上娇喘着。

  阿雄看着妈妈躺在地上的半裸胴体,一对丝袜美腿一直一曲的伸着,一只脚上的高跟鞋早从椅子上掉落,露出擦着红色寇丹的脚趾,一只脚上的高跟鞋也呈半脱落状态,吊挂在脚指尖处,姿势好不淫荡诱人,忍不住的再度抓起挂着高跟鞋的美脚,亲吻、舔吮起来,不过这时妈妈也因为被阿雄这一拉,注意到墙上的时钟,如果再不快点赶回学校,只怕来不及上下午的课,因此哀求阿雄「主人老公~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来日方长,今天时间不够了,如果再不回学校,怕下午的课会来不及了,可况性奴的下面才刚好,还不适合做太刺激的…请主人老公能原谅性奴…明天…明天…」说着,将脚挣脱阿雄的手,主动亲吻阿雄的鸡巴。

  阿雄也因为事前曾对我承诺,不会为难妈妈,只得让妈妈起身「好吧,看你今日表现良好,那我就只有暂时忍耐了!」虽然如此,在妈妈走进浴室冲洗,阿雄仍是尾随着进去,和妈妈再来一场鸳鸯浴,然后两人才一起离开宾馆。



相关影片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