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完本 >

D寂寞之妇人

  婶子坐在床上,我则坐在床前的椅子上,我们安静地看着电视。以往我们在看电视的时候是有很多话说的,但今晚大家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由于我跟婶子坐得比较近,我可以清楚地闻到婶子洗浴过后身上散发出来淡雅的香味,它们顺着我的鼻孔闯了进来,刺激着我本就不怎么安分的神经。
我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同时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打量着婶子,今晚的她一袭白色睡裙,里面白色的胸罩隐约可见;乌黑的头发半干未干,松垮垮地垂在脑后,多了一点慵懒的味道;在灯光的映衬下,她的脸显得柔和而秀美,闪动着莹润的光泽。出浴后的她显得很是迷人。

终于,我还是抵挡不住婶子的诱惑,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床前上了婶子的床,伸手往婶子身上摸去,一边把嘴凑上去亲她的脸。婶子轻轻地扭动着身子,拍了拍我的手,不过那点力度倒不如说是给我抓痒。看到婶子这幅欲拒还迎的模样,我就知她是不会拒绝我的了。

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一只手落在婶子的腿上,顺着大腿摸了上去,即将触碰到她的私处,婶子却突然按住了我的手,声如蚊呐地说:「门还没关。」我愣了一下,随即飞快地跳下床,把们关了之后顺便把电视也关了,三步并两步地又爬上了床,直接把婶子扑倒在床上,一只手再次向婶子的大腿摸去,一直往上到了大腿根的地方,再从内裤的边缘探进去,直接摸到了婶子的BB,在我的手指头不经意地碰到婶子的阴蒂的时候,婶子的身子抖动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我把婶子的内裤脱下来扔到一边,又去解她的裙子,整个过程婶子都很配合我,接着我又脱了自己的衣服,很快我和婶子便「坦诚相见」。

婶子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脸色潮红,胸脯微微地起伏,在柔和的灯光下仿佛一朵醉人的海棠任君采摘,我一时竟看得呆了。

「关灯呀。」婶子见我久久没有动静,便睁开了眼,忸怩地说。

「我不想关灯,让我好好看一下你的身体,可以吗?」我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婶子。

婶子不说话,转而羞涩地闭上眼,我知道婶子这是默许了我的请求。婶子的长相虽然一般,但身材和皮肤却很好,细腻而洁白,仿佛一块温润的玉石。
我的手在婶子身上游走,一会儿揉捏着她的乳房,一会儿抚摸着她的腰,一会儿又停留在大腿的地方。我的指尖带着发烫的温度,在我和婶子之间带起一股轻微的电流,婶子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不再犹豫,跪在婶子的两腿间,把婶子的腿曲起来,让她的整个BB暴露在我的视线,扶着JJ直抵玉门。我在BB扣摩擦了两下,沾上一些水,随后腰部一挺,把怒涨的JJ插了进去。或许是我太用力了,在我进去的时候婶子嘴里发出了「啊」

的一声叫,婶子随后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两手抱着婶子的腿只管大力地抽插,每一次都要顶到婶子的最深处,我们的肉体撞击发出「拍拍」的声响,床也随着轻微地晃动。婶子的BB里本来就很湿润了,因此我抽动地很顺利,婶子也很快适应了我的节奏,嘴里无意识地发出轻声的呻吟,更是激发出我最原始的欲望。

§速地干了一会儿,我觉得有些累了,便又放慢了速度。我俯下身子,拿开婶子的手,用我的嘴堵住了她的嘴,同时下面轻轻地动着。我们口舌交缠,一会儿是我的舌头伸进婶子的嘴里,一会儿又是婶子把我顶回去,她的舌头灵巧地溜进我的嘴里。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我们都快要喘不过气来,我才放开了她。

⊥这样又干了一段时间,我就有了射精的感觉,虽然这次也没有多久,但比第一次应该是多了几分钟的。在即将忍不住的时候,我用双手扶着婶子的腰,一下又一下快速而用力的插进婶子的BB里,只想操烂她的BB,婶子的身体被我撞击的颤抖个不停,呻吟声更加急促了。终于,在一次顶到婶子最深处的时候,我把万千子孙突突地射在了她的BB里。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在我射在婶子身体里时候,婶子的BB突然一紧,紧接着里面涌出了一股热流,婶子的腰不自觉地挺了起来,随后又软下去,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女人高潮的表现。婶子之所以这么容易达到高潮,应该是小叔子常年不在家,婶子得不到满足,积累已久的情欲突然发泄出来的缘故吧。

做过之后,我们相拥着躺在床上,又温存了好一会儿,我才心满意足地回了自己的家。

在我开学之前的那段日子,我和婶子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几乎是一有机会就做爱。我能感觉到婶子的需要,婶子也了解我的欲望。我们就像一对相亲相爱的恋人,抛开了世俗的伦理和道德的枷锁,尽情地享受着鱼水之欢。那段时间婶子脸上焕发着迷人的光彩,仿佛年轻了许多,更是让我情难自禁。直到开学的前一天,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家。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