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完本 >

寺院淫行

  施主,出家可是人生大事,出家以后若还想重返可就不同出家那容易了,还请施主三思。’
‘老师父,我心意已,请务必成全我。’
‘好吧,那你以后的法号就叫“智行”吧。’
智行(在呼)在十五,从小就是个孤儿,父母,被大伯父收。原本日子是的平平淡淡,殊不知大伯父竟在数年前大病不愈而去世,从那之后,智行便看破世,了解上天不想让他拥有情的温暖而意出家。
‘智承,送你小师弟到寝室去休憩吧。’
一切出家的完成后,少林寺的老师父便吩咐弟子打理其他事,让智行好好温饱后休息一番。
‘是,智行师弟,请跟我来。’
‘里就是寝室,我还有事,你先参参,如果累了便休息一下吧;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智承走后不久,智行便到处望,忽然,听到了一阵阵奇怪的喘息声。
‘啊啊,二….二师兄….我、我不行了!’
‘呵….样就不行了,你真不是普通的用!’
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智行不由自主的往寝室里看,一看,可真把他吓了一大跳,里面竟有两和尚正以狗爬的方式性交。
“少林寺可是佛教地,不是必须屏除七情六欲的吗?怎会有其下弟子竟在寺内干起勾当?”智行心想。但是智行第一次眼见到有人在他面前做爱,着那一波波淫声浪和前后急速的动作,智行忍不住了起来,从未使用的阳具也不自主的勃起了。直到那0号的师兄泄了两次,另一个1号的师兄才口话。
‘呵….智行小师弟,一直在外偷看不羞吗?还是….你也想和我快活一番,才留不去呢?’
‘啊!’
那1号的大师兄突然站起身来,走到房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智行拉房内,再顺手把房带上。智行看了那还躺在塌上喘息的0号师兄再看看那露出邪恶笑容的1号师兄,竟手足措了。
‘哼,你是得事很羞,还是得我很羞呢?’
那1号的大师兄每一句话都令智行以回答,他裸着上半身的站在智行面前,便令他不住回想刚才那一幕的活春影像,令他不住脸、心跳加快。
‘我是你的二师兄-智,而他呢,’着,便伸手指了指塌上正目休息的师兄:‘是你的五师兄-智翰。’
‘啊!那个…你们刚才…’智行忍不住出了心中的疑问。
‘呵呵,’智冷笑了两声:‘那个呀,不是泄心中欲望的一管道、一消遣了。怎样?你也想试试吗?我可还是生龙活虎的喔!’
‘你…你什?!’智行简直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面前一个除了左有一两、三吋的刀疤外,眉清目秀的出家人,竟会出话,令人不敢相信。但看着他黝黑、强健的,智行不由自主的有想和他一起水翻覆的滋味。
‘哼!不想要也所,我不会勉强你的。’着,智身走去穿衣服:‘反正你早会是我的物,等你想通了再来找我吧,我都会等你。’
听完,智行忍不住而出,刚刚那该不会是一场梦吧?怎会生事情呢?
草草用完了心不在焉的一餐后,智行打算洗个澡,早早让疲的身心入睡,不料,才刚到浴室准备入浴,竟又遇到了那令他魂不守舍、天杀的魔鬼--智!他似乎刚洗完澡的样子,竟然就全裸的走出浴室,就身衣物也有穿!看着他强健的肌肉和吸引人的刚健阳具,智行一竟不知道怎才好。
‘你…呵…’智撇了他一眼,不自的笑出声来:‘你真的喜我?竟然追我追到浴室来了,你还真极呀!’一面,一面走向智行。智行不由自主的看着他下蕩的的阳具,心中油然生起一股感,但又不便表出来。
‘你张个什劲?我又不会对你有意思!’着,便穿起了裤子:‘放心!我不会侵犯你的。’
‘我…我才有咧!’
‘哼!’
‘你…你为什要…要做…做那事?’
‘什?’智看他,穿他的裤子。
‘就是…就是今天的那件事呀…’
智一听,敏感的来瞪着智行,着把他吓了一大跳。但即又露出了那副玩世不恭的诡魅笑容:‘你很惊讶?’一边,一边漫步走向智行:‘我,那不是泄欲望的一管道了;我猜…’他伸手制住智行,不让他再后退:‘你大概“自行解”都有吧!’
‘你…你什?!’智行脸了起来,反而使智感到更加有趣。
‘嘿!我的吧!真可怜,你还是个纯洁处男呢!要不要我来教你,怎上天堂呀?’一面,一面伸手挑逗智行,用手抬起他的下巴,准备要吻他。
‘不…不要!’
‘哼!’就在千一之,智忽然放手,让智行重重的摔倒在地。
‘跟你玩笑了!’完,拿起墙角他身带的棍,身走向武斗场去。
‘喂!你等等!’智行试喊住智。
‘还有什事呀?’智,一面走一面问。
‘你为什要样吓我呀?你太可恶了啦!’智行像个孩子似的大吼大叫。
‘哈哈哈!不是得你很好玩了!’完,便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
等智行洗完早上床睡,已经不早了,他拖着沉重疲的身慢慢走向寝室;赫然看到寝室内竟只有智一人躺在床上打盹。智行有些张,不还是走寝室。
‘哼!你可于来了。’智突然出一句话,吓到了智行。
‘你…你想吓死我啊!其他人呢?’智行走向寝室的另一边,看来是刻意和智保持距的,智也意到了。
‘他们早就去大打了,因为你是新来的,什都不懂,师父才叫我留下来教你一些寺中的基本,才不会人眼!’智行才到,智话竟会不自的抚左上那两、三吋的刀疤。
‘喔……’智行些什,智也沉默了,两人之的气份变的很尴尬。智行为了打破僵局,只好勉强找些话来:‘你…为什要出家啊?’想不到一问,竟问的智愤怒了;他狠狠的瞪着智行,不一会又耸耸肩,了一口气:‘算了!反正都已经是去的事了,告你也有什系。’完,他便腿坐起身,严的要他的故事了,而智行也在不知不之坐到了智身边。
‘我原本是陜西省境内一个小村子上野味的小贩,我父母在我很小的候就相去世了,后来我勉强自己上山打些野味倒市集来,勉勉强强也能生,当然我家里真的很。当我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其实已经是未婚妻了,她单名一个字叫“琪”,父是布庄店老板,家里不算富裕,但也是地方上有些名气的。我们情投意合,便定早日去提。可是想到他父不愿让宝贝女儿嫁我光蛋,百般阻挠,最后竟将女儿嫁了陜西知府的儿子--田!’着,智奈的了一口气,此让智行吓了一大跳,原本应是粗鲁的他,怎地竟变了一个人,如此心思细腻。
‘我不甘真心就样付流水,跑去找布庄店老板理论,想到他避而不见,让我吃了个羹!’智气的咬牙切,但压抑下了怒气:‘法,见不到人只好回家了。可是想到在回程的路上好死不死竟碰上了田!他仗着人多示众百般羞辱我,我气不就和他打了起来,’着,智摸摸脸上的刀疤:‘伤就是那场架中所留下来的。’
‘事后我知道陜西已经待不下去了,准备动身逃往处之,“琪”来找我了!我还以为她是对我念念不忘才来见我最后一面,感动之余她打碎了我对她的幻想,她对我:“你再我添麻烦了好吗?在我已为人妻,本不该前来前来你私会,但看在以往我们交情深厚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有有的丈夫我也是新意足了。”!我………’到,智就再也不下去了,两行水不听使唤的而下。
看到智般助的模样,智行不禁心生了怜悯之心,他伸手的擦去智的水;就在此,智忽然反身热烈的吻智行,把他压倒。
‘不、不要!’智行力抵抗,但比不智的力;在他强而有力的臂膀之下,他也屈服了。
智吻他的嘴唇、鼻梁、下巴,两手不安分的在智行身上寻找他的敏感带。智一面帮智行宽衣解带,吻也不断的落在了智行仍然稚嫩的胸膛上,留下了激爱的印记。忽然,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抓住了智行幼小的男根,的摩擦了起来,另一手将他的大腿扳;智行第一次遇到情,也是初禁果,不知道该怎应付,只好任智布。智的舌尖顺着腹部的弧度滑到了男性的敏感带,起初他只在智行的敏感带附近,后来竟不安分的玩弄起了智行的丸,在智行还来不及反应,他就上把他幼小的男根含在嘴里挑逗他。
‘啊…不要…会人…人看…看到…’着智熟练的技,智行的欲望上跑出来,是他的第一次。
智理会他的呻吟,用他的舌他的男根,右手握住根部加速摩擦,左手食指在他的后庭出出。一波波从未有的快感在智行身上蔓延来,他的大声浪叫,低声呻吟,在一声低吼声中,强而有力的精柱便从智行的眼喷射了出来,智行喘着气,智的为他抹去汗水。
‘喜吗?’
‘嗯……’智行力的。
智行*笑道:‘还束呢。’他伸手将智行的精液涂抹在自己早已昂然挺立的巨根和智行的菊花口上;慢慢的将自己大的巨根入智行的后庭,始缓缓出了起来。左手扶起智行的腰,右手在他的龟上大作文章。
‘啊!好、好痛!’智行痛苦的挣扎,想把智推,但智强压住他,声的:‘放松,一下就好了。’着,便加速了出的速度和力道,智行痛的流出了来。
智温柔的用舌尖吻去他的,接着又把舌伸智行的耳朵里面呵气,了一句:‘始了……’完,便始猛烈出,右手也比先前更加速摩擦,不一会,智行又硬了起来。
痛楚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席卷而来的快感:‘啊…二、二师兄…好…好舒服…’言迄,眼一收,智行又射了,一道、两道,总共两道的精柱喷射出来。
智更加了,他了所有的力气加速出,巨根比钢还坚硬。
‘唔……’在智低声呻吟了一声,射出了他第一道精柱,接着前面的动作,他又射了他的第二道、第三道……
激情后,智抱着智行躺在塌塌米上休息。
‘对、对不起喔…因为我是第一次做事,所以不知道要怎做,对不起…’智行愧的,想到智竟温柔的吻住他的唇,抚他的脸庞。
‘我爱你!’
‘我也是…’
就算是涉世未深的,仍然年幼的智行也抵挡不住智猛烈的攻势,在一场激情后坠入情,他知道自己的心,已经一一的向那个充魅力的他……
  


站点名称: 和空姐合租 地址: https://hkjhz1.xyz Email: [email protected](#替换为@)